桐梓山农民游击队的建立与斗争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20-01-03

桐梓山红军游击队驻地遗址

桐梓山红军游击队指挥部及练兵场遗址

  1928年,一支英勇善战、打富济贫的农民武装队伍--桐梓山游击队,出没在武隆桐梓山冉家沟一带,他们反抗国民党的暴政,抗击敌人,打击和铲除恶霸地主,深得当地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陈子光、陈子清就是这支游击队的创建人。

  武隆桐梓山地处山区,为了外出谋事,陈子光、陈子清两兄弟走南闯北时,受到了革命思想的影响。1927年党的八七会议以后,他们先后邀约连长青荣光、田排长等几个革命军人带着手枪和马枪,回到了桐梓山的老家冉家沟,分别串联房族、亲戚朋友拉起一支队伍,作建立革命武装队伍的准备。同时,他们又通过关系在国民党涪陵县政府弄到一张桐梓山区队队长和区队副的“委任状”,利用这个身份在当地公开招募农民加入队伍。 1928年春,他们在桐梓山天台寺正式成立了桐梓区区队部,有队员100多名,国民党桐梓区署区长刘礼章负责政务,陈子光、陈子清主管军事,挑选了50多名青壮年农民集中进行军事训练,聘请武宗培为军训教练。不久,区长刘礼章敏感到手中失掉了军权,提出收回原区署所有的枪支弹药,解散区队队员的要求,但被陈子光、陈子清拒绝。从此,刘与陈氏两兄弟之间产生了矛盾,后矛盾不断加深,使刘礼章更加怀疑陈氏兄弟别有用心,到处诽谤他们想争权夺利,宣扬他们是共产党。针对这一情况,陈子光、陈子清两兄弟经过认真研究后,决定与刘礼章分道扬镳,把队伍带到进能攻退能守的干香洞驻扎。不久,又分一部分人驻扎在能互为接应的冉家沟马树坳文庙。这时,队伍已扩大到150多人,经过整编后,改名为“桐梓山游击队”。共有三个中队,蒋顺安任第一中人长,侯月顺任第二中队长,张海堂任第三中队长。扩大了的“桐梓山游击队”,在当地实行军农结合,农闲练兵、农忙生产。为了扩充实力,站稳脚跟,有利于游击斗争,陈子光、陈子清兄弟俩又分别联络毗邻的双河烂坝子“神兵”首领秦兴隆、左传合和白果铺开明士绅陈世胜,以及彭水县高谷的蒋岳森等。同时,他们筹集资金,派人到涪陵、丰都购买枪弹,充实武装队伍。自此,桐梓山游击队增加到200多人。

  桐梓山游击队为了取得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决定开展反抗国民党当局的暴政、抵制苛捐杂税、打击恶霸地主的斗争。首先,他们向嚣张一时的国民党桐梓山区署区长刘礼章及其所属民团开火,弄得刘礼章坐卧不宁、东躲西藏。1928年冬,游击队出兵围攻国民党桐梓山区署区长刘礼章的驻地,当场打死了紧跟刘礼章的保长李恒山。这一仗震动一方,敌人威风扫地,游击队士气大振。

  1929年春,桐梓山游击队得知刘礼章勾结火炉铺的清乡大队长杨畅时带兵报复的情报后,陈子光、陈子清兄弟俩决定针锋相对,立即派人联络了秦兴隆、左传合的烂坝子“神兵”和白果、高谷的陈世胜、陈子仿、蒋岳森等武装队伍,对火炉铺杨畅时清乡大队驻地进行围攻,打死清乡大队6人,击伤数人,杨畅时只好带残部从万天宫庙门逃走。

  刘礼章、杨畅时等并未因遭到多次打击而善罢甘休,1929年5月至6月,重整队伍攻打桐梓山游击队。游击队得到情报后,一面把队伍拉到土地水洞坡、牛耳垭口一带埋伏起来,等待刘礼章、杨畅时一面派人与白果的陈世胜、陈子仿联络,请他们在半路堵截敌人。当杨畅时带领队伍走到水洞坡一带,埋伏在这里的游击队,趁敌人不防以迎头痛击,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不知所措。杨畅时带领败军正想撤退,陈世胜的队伍已经堵住去路,杨畅时慌忙中只好带领队伍往龙坝方向逃窜,绕道回到火炉。杨畅时回到火炉后仍不甘心,不久,又到中嘴重新组织100多人的精干队伍,进行强化训练,企图再次清剿桐梓山游击队。消息传到桐梓山后,陈子光、陈子清立即率领游击队直逼中嘴,进行夜间袭击,杨畅时部防不胜防,一败涂地,杨畅时独自一人在战乱中溜掉。

  桐梓山游击队自创建到1929年底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联合秦兴隆、左传合、陈世胜、陈子仿、蒋岳森等武装队伍,多次攻打国民党桐梓区署和火炉清乡大队,打击了地主恶霸盛九章、盛九成、杨怀雍、李介顶、张玉株等,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焚烧了不少地主的契约,将没收地主、恶霸的大量粮食、衣物分发给贫苦农民。桐梓山游击队的行动,得到了当地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但也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敌视。1930年8月,国民党驻涪陵的廖海涛、杨国祯两营受命,伙同杨畅时的清乡大队围攻桐梓甘厢寨,游击队奋力迎战,打死敌军两个排长,由于势单力薄损失亦重。陈氏兄弟见形势不利,带领游击队员向敌人薄弱环节冲杀突围,经过激烈的拼杀终于突破了敌人的封锁线,退到冉家沟寨祠洞内。但是,敌人穷追不舍,调集两千多人层层包围寨祠洞,封住洞口,敌人久攻不下,就用海椒、干柴烧火熏,烧熏不成又用木柴堵住洞口,企图把游击队困死在寨祠洞内。一个多月后的一个黑夜,陈子清组织10多个精干队员,乘敌不备冲出敌人的包围圈后,联络秦兴隆、左传合、蒋岳森等武装队伍向敌人展开攻击,与寨祠洞内的游击队形成里应外合,由于敌人腹背受击被迫撤离寨祠洞,使游击队化险为夷。

  刘礼章、杨畅时见消灭不了陈子光、陈子清的队伍,就施毒计暗害陈子光、陈子清两兄弟。1931年10月,刘、杨二人用重金收买陈氏兄弟的部下戴汉清、杨顺成,指使其寻机暗杀陈氏两兄弟。戴、杨二人被收买叛变后,按照刘礼章设下的毒计回到冉家沟。几天后,戴、杨二人将陈子光、陈子清兄弟及部分游击队员骗向厢坝转移,队伍走到南天门的三墩,时已天黑,便找了一家民房住宿。深夜,戴汉清、杨顺成趁陈子光、陈子清睡熟之机,将兄弟俩杀害。

  陈子光、陈子清牺牲后,蒋岳森便派人协助游击队处决了叛徒戴、杨二人,为陈子光、陈子清两兄弟报了仇雪了恨。桐梓山游击队由于群龙无首,因而队员们带着迷惘含着愤怒自行解散。然而,桐梓山游击队四年艰苦斗争的历程在四川革命史上也是罕见的,不仅给武隆人民留下了难忘的回忆,而且为农民运动增添了光辉。陈子光、陈子清的名字将永远铭记在武隆人民的心中!

  (文字、图片由区档案馆提供)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