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韵沿沧河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20-01-01

  哑 铁

  还没来得及拐弯,眨一下眼,

  就撞见你的绿,你双眼皮的翡翠。

  一群女子来自故国,也许是盛唐,

  花裙边飞动,有青春在掩面埋首。

  夏日之花打开记忆,从一朵小心思里炸裂。

  绿草丛相互推攘,又相互躲闪,

  更多的,快速向远处逃逸,它们已被自己,

  挤压得喘息不匀。它们用更远的绿,

  反抗这些手捧经卷的虚拟,

  和所有在草尖上开始蒸发的名利。

  幽深之境,蝉鸣声在一枚叶笛上漾动。

  两座山,想推开对方,

  又像一对恋人,试图将嘴唇靠拢。

  南唐烟雨从一道秋波中苏醒,

  眉宇间,有流动的粉黛倾国倾城。

  绿溪可以浣衣,浣微微皱裂的痴想,

  我希望做那仗剑行走的书生,

  在书页中的西厢里,为你读诗,

  把你从绿色的波涛中救赎出来。

  溪流婉转,有一双玉藕般的手臂,

  在轻轻敲击。这宋词里的《青玉案》,

  上面是情窦初开,下面是淡淡的离愁,

  我以千古帝王的名义:将献给远方。

  鹅卵石闪耀着美玉的质感和忧伤,

  像远行者刚好抵达,在石头中挖掘思想

  在流水中向细鳞鱼学习优雅泳姿。

  雾岚刚好飘过来,它们在练习飞翔,

  柔软的身躯里,有太多的雨意,

  需要在人世的迷离中,一笑百媚生。

  我将在这里埋掉我的诗稿,

  穿越季节中长满荆棘的那一段,

  用飞鸟的颂词向它祷告,铺开一片云霞,

  跨上盈盈春光,打马走天涯,

  寻觅闪电的锋芒,做我拜倒的圣物。

  在我的梦里,有一湾碧水,

  正在洗浴我的来生,我将像那枚鹅卵石,

  怀抱心爱之物:静静等待。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