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中国节·中秋节】中秋节,糍粑香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9-09-11

  ◇王中平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随着秋意渐浓而逐渐临近,“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我小时候的中秋佳节,没有诗人的那份寂寥,那份感怀,更不会如何赏月,只有美食和快乐。

  中秋节这一天,已出嫁的姐姐们会回家,带回的礼物特别丰盛,所以这一天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我一直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离中秋节还有几天的时间,一家人就开始准备。中秋节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吃糍粑,而打糍粑需要碓窝。对窝一年才用一次,所以特别难清洗,需要反复用水浸泡很久才能洗干净。糍粑的原料很讲究,是刚从田间收割回来的新糯米,还保留着淡淡的太阳和泥土的味道,这样做出来的糍粑才又香又糯。糍粑的制作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糯米的浸泡、清洗,最后上锅用甑子蒸,蒸的时间长短、火候等都很关键,这些一般都是母亲和姐姐们完成。糯米蒸熟后,剩下的是体力活,哥哥们纷纷上阵打糍粑,父亲在旁边作指导工作,掌握好糍粑的稠密程度。此时母亲和姐姐们也没有闲着,准备好簸箕,在里面撒上一层黄豆粉,糍粑打好后分成一小团一小团的,放在簸箕里,压成一个个圆形的饼,我想这就是我最初见到的月饼吧!

  亲人难得团聚。晚上,一家人坐在皎洁的月光下吃糍粑,喝母亲酿制的桂花酒,拉着家常。一年才能吃上一次的糍粑,吃在嘴里,香糯可口。我早已把母亲的告诫忘在九霄云外:糍粑好吃但不能多吃,糍粑不易消化,吃多了会肚子疼。我在家人们的谈话中渐渐感到肚子有些不适,母亲知道我一定吃多了,手不停地为我揉着肚子。肚子慢慢舒服了,玩了一天也累了,眼皮不停地打架并最终耷拉下来,我进入甜甜的梦乡。此时月亮很圆很圆,高高地挂在天上,像一位慈祥的老人静静地守护着她的孩子。甜甜的梦中有妈妈的故事: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玉兔捣药等,还有那手中紧紧攥着的兔儿爷。

  中秋节在我最初的记忆中就是在期盼中等待,在快乐中悄悄落幕。那一天是非常快乐的,没有文人墨客的思念和惆怅,只有月光下,晚风轻轻拂过,一阵一阵的糍粑香。现在年年过中秋节,却无法找到儿时的那份快乐,也没有那种强烈的愿望和期盼。在异乡,多了一份古人的落寞与惆怅。我很想回到过去,重温那份快乐,可是时光不能倒流,只留下那浓浓的糍粑香在心里弥久沉香。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