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画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9-07-10

  ◇哑铁

  天地间只有一幅画,

  一幅水墨画,淡淡的山水。

  坐在县城一角的大师,

  在画室的阁楼上抱怨,

  墨商太白,纸商太黑,

  羊毫的锋像冬天的脸,

  笨拙而毫无生气。

  大师作画讲究章法,

  他说: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冬天。

  一千个故事的韵律急转直下,

  大师抬抬手腕,仿佛在品什么。

  诗人阿木鞋头锃亮,

  推开迎面扑来的寒风,

  高声吟哦:风萧萧兮易水寒,

  冬天的水啊,非水矣!

  然后掉头回去,握一管瘦笔,

  唱北风(那个)吹。

  天地间只有一幅画,

  苍白的脸,供血不足,

  大师正挥动羊毫诅咒。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