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请你吃一碗小面吗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9-05-08

  ◇杨 康

  今天周末,反正是一个人生活,我索性赖床很晚才起来。起床后,到楼下常去的那家小饭馆去吃饭。接近中午,饭馆内人不多,老板悠闲地坐在门口晒太阳。天气渐凉的时日里,晒晒太阳,是件多么惬意的事儿啊。

  我刚走到饭馆门口,老板笑眯眯地站起身来,对我表示欢迎。我习惯性地和老板寒暄起来。这时身边有三个小男孩,一边追逐嬉戏,一边冲到了饭馆内。“阿姨,煮两碗小面!”其中一个小男孩声音清脆宏亮。

  “两碗?”老板有些疑惑,明明是三个孩子嘛。“嗯,就煮两碗。”声音清脆宏亮的小男孩又重复了一遍。小面其实就是融合了重庆本土特色的面条,因廉价美味而深受喜欢。小男孩们跑在了我的前面,我就示意老板先给他们煮面条,我不急。我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下来。

  我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打量着三个小男孩,他们年龄在十岁左右。声音清脆洪亮的小男孩个头最高,缺门牙的男孩次之,最矮的是手里拿着汽车模型的男孩。不过他手里的汽车模型红色的油漆早就脱落了,汽车的车身有断裂过的痕迹。

  与刚进饭馆相比,他们的兴致低落了不少。缺门牙的男孩一边问高个子男孩,“不请他吃一碗啊。”一边把目光落在手拿汽车模型的男孩身上。高个男孩没有说话,缺门牙的男孩也没说话。手拿汽车模型的男孩搬弄着他的汽车模型,他似乎对那个汽车模型有点不满意,在地面上敲着什么。

  他们都没说话,我继续打量着他们。老板给他们煮好了小面,我点了一份米饭,老板又进了厨房。小饭馆虽不大,但只有我和三个小男孩的时候,显得空了一点。从他们进门到他们之间的相互打闹,看得出来那应该是平日里很好的玩伴。

  我以为那碗小面他们会三个人一起吃。而实际上是手拿汽车模型的小男孩站在一边,低着头不时悄悄看一眼另外两个男孩吃小面。他的眼里充满了羡慕的光芒。老板端来我点的餐,可我的心思全在那三个小男孩的身上。

  我少年时期,家里穷,有段时间,情况特别糟糕。口袋里的两元钱,我紧紧攥在手里一个多月都没舍得用。有一次,同学们喊我一起去买冰棒,我摇着头默默走开。那一角钱的冰棒,是我当时最大的奢望,也构成了我的自卑。

  少年的心,敏感而脆弱。一件很小的事情,都有可能在内心留下很深的痕迹。而这种痕迹,有可能一生相伴。我现在都二十好几了,少年时形成的自卑也无法抹去。我突然想起网上一张被疯狂转载的图片。图片中,一位母亲背着一个小孩为另一个小孩擦鞋。

  我主动和那几个孩子攀谈起来。刚开始他们都很羞涩,后来就活泼了。原来他们三个确是关系很好的玩伴,声音洪亮的男孩上初中,其余两个还在读小学。攀谈过程中,手拿汽车模型的男孩话并不多。

  “你愿意和我成为朋友吗?”我微笑地看着手拿汽车模型的男孩,他看了我一眼又把头低下去。我始终微笑地看着他,过了会,他抬起头来,并没有说话,而是把他的汽车模型推给我。我懂他的意思。我和他聊起了那个汽车模型。

  “我能请你吃一碗小面吗?”当他兴致很高的时候,我忽然问到。他没说话,只是笑笑地看着我。我喊老板再煮了一碗小面,和那两个小男孩吃的小面一模一样。我只希望,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始终有阳光相伴。小男孩告诉我,那个小汽车是他很小的时候,爸爸买给他的,他很喜欢。

  我把老板煮好的小面,端到另外两个男孩坐的那张桌子,让手拿模型汽车的男孩和他们坐一起吃。他眼里先前那样明亮的光又明亮起来,三个小男孩有说有笑。他们比我先吃完,走得时候那个小男孩跑过来,把他的汽车模型送给我,他说以后喊我和他一起玩。我接受了他的馈赠。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我觉得这个午后格外温馨。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