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的刺痛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9-03-13

  ◇哑铁

  那个黄昏像一把刻刀,

  躲藏很深的暮色,

  被划开一道道伤口。

  阵阵松涛声,毫无节制地,

  将一簇簇淬毒的音乐,

  紧紧抱住。天光喘息着,

  跌进了山坳。

  夜色一寸寸压下来,

  四野,星光在私语,

  内心的宗次郎,用陶笛声,

  刺穿另一颗敏锐的心脏。

  一只惊飞的夜鸟,慌乱地

  闯入两个世界的疼痛。

  用琵琶的弦说话的林海,

  很小的共鸣腔,比花解语。

  我试图剥开那层音乐,

  用柔软的夜的黑绸,

  黑蝴蝶纷飞的翅膀。

  被音乐毒死的叹息,

  在悠远、凄清中幽幽落下。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