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丝萦绕梦幻谷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9-01-31

  ◆杨武均

神秘的面纱

  梦幻谷,一个从远古蛮荒时代走来的汉族、苗族、土家族、仡佬族杂居的美丽之地,藏身于武隆深山之中。

  武隆,用20年时间依山傍水缔造了旅游崛起的神话;用“自然的遗产世界的武隆”震撼了960万平方公里的华夏大地。但在全区众多未开发的景点中,梦幻谷时刻撞击着我的心扉。梦幻谷何在?纯天然的景致又如何呢?乘着“魅力仙女山”文学笔会之机,与素未谋面的梦幻谷亲密接触,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在心灵的底片上燃起了一丝丝情愫。湛蓝的天空在头顶延伸,如纱的流云在心间飘逸,百鸟婉转的奏鸣声在耳畔轻轻的敲击,满眼的翠绿燃遍谷底与四山。探寻过多彩绚丽与水面的清澈平静交溶绘出一幅童话世界的神奇九寨;造访过因其独特的石英砂岩峰林地貌和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生态而闻名遐迩的张家界;登临过拥有波澜壮阔、气势磅礴的立体画面的黄山;远眺过瞬息万变、趣味无穷的庐山云海……梦幻谷虽没有如此的声名远播,可她的原始和清幽雅静如闺中淑女让人魂牵梦萦。

  说梦幻谷是一个人人平等、生活安乐、没有剥削、没有战乱、民风淳朴、安居乐业的桃花源也并不夸张。她犹如一道从远古尘封至今且只能一人进出的石门。谷内峡谷悠长,不知何年何月起,几姓山民落业于此,散居在沟谷的孙家湾、张家湾、周家湾、谢家湾、刘家湾、陈家湾、双叉湾、王家坪……极目梦幻谷,石门坎、龙盘山、厥基头、曾家垭口、凉风垭、尖堡山……尽收眼底。

  不知是山民的心诚还是山水的轮回,石破天惊,石门大开,通讯信号有了,各种品牌的车辆来了,不同肤色的人也来了,山货走出了石门,沉寂了亘古的谷底闹腾了。草木荣枯,四时交替,更迭出四季分明的梦幻谷;日月轮回,风雨柔情,孕育了多变如歌的梦幻谷。

寻春的野味

  人们沉浸在浓郁的春节年味中,漫山的野樱花捧着粉红的笑脸竞相怒放,将春的讯息捎给了风儿、云儿、鸟儿,捎给了羊儿、牛儿、马儿。迅疾,山花接踵而至,桃花、梨花、李花、玫瑰、海棠……白的、粉的、红的、黄的、紫的……争奇斗艳。近处草地上如星星洒落,远处石崖缝隙里探头望春的野百合成双成对牵手而至。早在3000多年前就开在以色列国王所罗门寺庙的门柱顶上,开在虔诚的教堂里,点燃复活节的重生与希望,缔结少男少女的美好姻缘,成就一对对白发偕老的佳偶。林间路边一束束不起眼的野雏菊在微风中摇曳,黄黄的花蕊点缀其间,纯洁、天真、幼稚、愉快、幸福、和平、希望都在这轻轻的晃动中若隐若现,像纯真羞涩的少女把深藏心底的爱慢慢地伸开。在神话里,她是由森林精灵维利吉斯转变来的。当维利吉斯和恋人玩得高兴时,却被果树园的神发现了,于是她就在被追赶中变成了不起眼的雏菊屈居乡村野外,像是在你耳边轻唱的一曲淡雅凄厉的歌:“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不牵绊你,让你向幸福的地方飞去。”

  踏着春的旋律,在谷底、在沟壑、在林间、在农舍让野菜在席间聚会也是美妙难忘的。悠闲谷野,信步林间,就可信手摘取种类繁多的野菜,既长见识又益身心,几多话语在其间飞泻,几多故事在其间洒落。春阳当空,囊中辘辘,一路欢声笑语,一路打情骂俏,带着不经意间的收获汇聚营地,七手八脚,凉拌荠菜、马齿苋、折耳根、车前草、蕨菜,爆炒蒲公英、鸭脚板,鸡蛋煎香椿,水芹拌花生,酱拌苦菜,野蒜炒腊肉,灰菜干烧肉,黄花粉丝汤,薄荷豆腐汤,春笋炖腊猪蹄。一桌丰盛的山野绿色环保纯天然的野宴令人馋涎欲滴。要是你纵身茂密的丛林,桌上一定少不了那美味山珍。几杯土酒撩拨心扉,山与水,人与谷在杯中交融忘情荡漾。酒足饭饱,微闭双眼,躺在酥软的草毯,吮吸大地的芳香,不时传来鸟儿的叽啾声和穿梭在草丛中或灌木底下的竹鸡的调情声,愉悦着你的双耳。你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让心放假,慢慢的你便沉睡在了梦幻谷的春天里。

盛夏的天堂

  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天堂至今无缘,苏杭却如期体验。夏天的梦幻谷算是藏在深山里的人间天堂,空调电扇全然不要,暑热汗流荡然无存,山青水绿,走马放歌,就如置身仙境。邀几位好友,带几顶帐篷,找一席草地,借一湾溪流,就可远离喧嚣尽享仙境快乐。

  清晨的曙光还未照到谷底,清风晨曦,鸡鸣鸟叫,开始了新的一天。睁开眼,伫立四望,一片湿漉漉的云雾将四山罩得严严实实,人飘在云雾里,心在云端任意驰骋。站在石门坎,俯瞰梦幻谷,满谷乳白色的云雾遮天蔽日,如平湖春水,高大的林木,成排的房舍掩映其中,鸡犬声、牛羊声、人们的劳作声在雾间穿梭。应了“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太阳爬上山巅,云雾散了,谷底清晰了。

  午间的天空只有一片深邃的蓝,偶尔几朵白云飘过,带走的将是浮躁和浪迹的心,留下的便是心的舒展和情的温暖。夕阳挂在峰顶的山丫,染红了天染红了山。晚餐就在篝火旁拉开了序幕,“小蜜蜂”传出悠扬的旋律和甜美的歌声,大家拿着烧烤的玉米棒、羊肉串,手执啤酒瓶,围着火塘尽情地舞蹈,把工作的不顺、家庭的琐碎清洗得一干二净。累了,就躺在草地上看蔚蓝的天,数调皮地眨着眼睛的星星。

  不知不觉皎洁静怡的月亮当空,你躺在沟谷的睡袋上思绪可以任意飞翔,脑际可以任意的做着夏夜美丽的梦。想起七月七日浩渺天穹鹊桥上牛郎织女凄婉而又美丽的会面;想起鹊桥下王母娘娘头上金钗划出的那一条波涛滚滚的银河葬送了一桩美丽的姻缘;想起南阳城牛家庄的孤儿牛郎那段艰辛的岁月;想起与牛郎相依为命的老牛;想起心底善良貌美如花的织女。小时候喜欢听老人讲月亮的故事,别用指头指月亮,不然耳朵就会被割走,我就真的不敢指了。说神仙张果老看上了月宫里的嫦娥,娶妻不成,发誓要将月宫里那颗擎天树砍倒,张神仙日夜砍树不停,累了就在大树下睡,醒了又继续砍,每次醒来砍掉的口子又被长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月宫里的那颗大树纹丝不动。我便偷偷的看夜晚的月亮,真的有一颗似像非像的树,至今也认为那模糊的月荫是故事中的那棵神树。说嫦娥奔月的故事说中秋的来历:远古的时候,天上曾有十个太阳,晒得大地冒烟、海水干枯,老百姓苦得活不下去。有个叫后羿的英雄力大无比,他用宝弓神箭,一口气射下九个太阳。最后那个太阳一看大势不妙,连忙认罪求饶,羿才息怒收弓,命令这个太阳今后按时起落,好好儿为老百姓造福。羿的妻子名叫嫦娥,美丽贤慧,心地善良,大家都非常喜欢她。一个老道人十分钦佩羿的神力和为人,赠他一包长生不老药,吃了可以升天,长生不老。羿舍不得心爱的妻子和乡亲,不愿自己一人升天,就把长生不老药交给嫦娥收藏起来。羿有个徒弟叫蓬蒙,是个奸诈小人,一心想偷吃羿的长生不老药,好自己升天成仙。这一年的八月十五,羿带着徒弟们出门打猎去了。天近傍晚,找借口未去打猎的蓬蒙闯进嫦娥的住所,威逼嫦娥交出可以升天的长生不老药。嫦娥迫不得已,仓促间把药全部吞下肚里。马上,她便身轻如燕,飘出窗口,直上云霄。由于嫦娥深爱自己的丈夫,最后她就在离地球最近的月亮上停了下来。听到消息,羿心如刀绞,拼命朝月亮追去。可是,他进月亮也进,他退月亮也退,永远也追不上。羿思念嫦娥,只能望着月亮出神。此时月亮也格外圆格外亮,就像心爱的妻子在望着自己。第二年八月十五晚上,嫦娥走出月宫,默默地遥望下界,思念丈夫和乡亲们。她那美丽的面孔,使得月亮也变得格外圆格外亮。羿和乡亲们都在月光下祭月,寄托对嫦娥的思念。由于八月十五正值中秋,就定为中秋节。这些老故事还在心间留存,温暖着一天天老去的心灵。

  梦中,仙女惬意老树藤萝盘绕泉水流瀑挂壁的龙水峡,沐浴恬静幽深鱼翔浅底的仙女湖,徜徉鬼斧神工天然合成的石院子,飘然绿荫草场策马扬鞭、马蹄声声、襟飘带舞,穿越在林海、奇峰、雪原之中。大唐光影在气势磅礴人间罕有的天生桥群里流动;来自地球另一面的《变形精钢4》与能感受地球心跳的天生三桥亲密接触。仙女小镇在青山绿水中迅猛崛起,重庆最美小镇,全国最美乡村在梦中呈现;中国特色旅游景观名镇、全国生态镇、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和国际知名旅游胜地等称号正在梦中孕育。

梦醒的秋色

  梦醒即是秋。秋,让许多骚人墨客咏叹,是金的,是蓝的,是绿的,是圆的,是方的,是多变的。坐拥书香怡品茶,转头窗外秋如画。

  梦幻谷的秋是自己的秋,不附庸,不雷同,不攀比,但有着自己的韵味。没有“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也没有“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当你举目四顾,新绿更青,苍翠依旧,晴空如洗,只是林间多了些许红叶点点,野果满山。

  你不妨做一个野外求生践行者,让自己做大森林的主人。尝过春天的野草莓、野樱桃,在秋的裹染与熏陶中,殷红的牛奶子、马奶子挂满枝头。半月形的八月瓜灰红色的外壳包着乳白色的瓜肉在藤蔓间跳跃,有的成熟得裂开长嘴向着你浅笑。一串串被我们称为“甜甜儿”的黑珍珠般的野葡萄小果,随秋凉成熟了,当我们从植株上一把把将黑果子摘下后,放到嘴里吃起来,甜中有酸,清新可口,实在叫人心情舒畅。如李子般的野杏此时也抢着拥有了秋的一角,口渴嚼上几个,会酸透你每根筋脉让你没渴的份。周身是刺的板栗也咧着小嘴吐露出一颗颗大小不一的棕色果粒。猕猴桃也粉墨登场,远远望去,树上挂满了黄澄澄的小果,像一个个小灯笼,又似一挂挂震耳的鞭炮。老屋旁的那颗核桃树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种下的,树上的核桃果吸春露迎夏暑经秋霜似堆满树梢,压得枝弯叶倾。

  我只知道八十年前的草根和树皮能武装红色意志,如今的林丰果肥可否给你贴地气壮精神的良药擦亮民族的光辉,难道你,还仅仅是这片大森林的主人?

酣醉的雪白

  秋寒依依,白露萧萧,梦幻谷的冬来了。蛇早已在深洞里冬眠,百鸟归巢不再鸣啾,松鼠藏果尽享冬乐,天公为大地换盛装,人们用勤劳等候冬至。如果说冬是寒风肆掠的季节,梦幻谷的冬则是享受收获的季节。梦幻谷的深冬虽没有“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那么辽远和壮阔,鹅毛般晶亮的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在梦幻谷,大地立刻白茫茫的一片,四周的苍山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遍山银装素裹,每根桠枝晶莹剔透。恍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山民们一边享受着屋外美丽的视觉大宴,男人们一边邀三喝五围坐在既当烤火取暖又当灶台餐桌的北京炉前叙旧事唠家常,女人们一边嘻哈打跳一边精心烹饪美食。午间时刻,大家吃着热腾腾的干笋炖猪蹄、罐藏酸渣肉、红烧猪肥肠、清汤羊毛肚,主妇还特地从自家坛子里取出春季收藏腌制的嫩蕨苔,让男人们品着自家酿造的包谷烧。梦幻谷的男女老少冬天就这样重复着一天又一天。乐了,玩麻将去;乐了,看雪景去;乐了,堆雪人打雪仗去;乐了,唤着猎狗挎着猎网进雪山,逮野猪逮麂子逮刺猪逮……山在皑皑白雪中醒了,树在生灵的穿梭中活了,冬天的梦幻谷就这样在人们的吆喝声和猎狗的吠吠中醉了。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