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进士路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8-07-11

  ◇哑铁

  在进士路,可以看见

  一抹燃烧的落霞,

  一支没落王朝的秃笔,

  在晚清的废纸上

  狂草。那方摩崖石刻,

  为清王朝的谢幕,

  曾扼腕叹息,戊戌变法

  倒在了血泊中。

  王朝已灰飞烟灭。

  李铭熙初入仕途时,

  那缕清风还在送行,

  墨砚为突然的断句,

  黯然神伤,古镇的伤,

  至今没能愈合。

  一方崖刻如一剂穿肠毒药,

  百年的疼痛,

  比今人缅怀的路短。

  公车上书,一群飞蛾

  在火焰中喋血。

  从浙江清吏司遁世,

  是中国文人的硬骨,

  又一次败走麦城。

  白鹿书院可疗治精神洁癖:

  弥望山河归宇下,

  云顶寺园空和尚的讲佛,

  吐露禅机:崇朝霖雨遍人间。

  置义渡兴义学:

  “风撼大江秋”。

  一颗头颅,终于没逃过,

  王朝失血的利刃。

  路在痉挛,一江烟涛隐去清秋,

  路人行色匆匆。太多沉重,

  只有摩崖石刻能懂。

  那支燃烧过的秃笔,

  能否为尘封的历史,

  重新撕开一道口子,

  用乡贤的血洗濯那段黑暗。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