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房变“香”了——赵家乡香房村党支部后进“逆袭”记
您的位置:武隆网 > 经济综合 > 正文   |  2018-07-10

香房村支部定期召开党员大会

整洁的美丽村舍

花椒种植

蜜蜂养殖

生活垃圾集中处理

干净的文娱活动场地

晒制生态竹笋

  本网记者 王蓁 徐强

  山林葱郁、庄稼茂盛、鸟语花香,小白楼、青瓦房在干净整洁的村道两旁错落有致,村活动中心高高飘扬的红旗在湛蓝的天空映衬下格外耀眼……

  这是6月里的赵家乡香房村,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令人陶醉。

  “香房村能有今日的美景,现在这个村党支部功不可没。”正在村活动室参加全村党员大会的该乡人大主席黄春华有感而发。

  昔日的香房村基础设施落后,无特色产业带动,村党支部组织涣散,村民怨声载道,是全乡的后进村。

  今日,村党支部的带动下该村“逆袭”成功,争先创优,带动全村因地制宜发展产业,外出打工仔也纷纷归巢创业。

  香房终于变“香”了。

  后进

  香房村距离赵家乡场镇7公里,平均海拔1200米,下辖9个农业社,全村处于“两山夹一沟”之中。受地理条件所限,过去,当地村民除了苞谷、洋芋等传统农业外,烤烟是村民唯一的收入来源。

  然而,多年烤烟种植不仅瘦了土地,更“瘦”了村民的钱包,男人外出、女人外嫁,当地至今还有40多名“光棍”,香房村“光荣入围”市级贫困村。

  都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村民慵懒无为,村委班子自然脱不了干系。

  香房村的两委班子从村支书开始就出现了问题。老支书是个出了名的“老资格”,前后当了几届支书,思想抛锚,不仅不关心党建工作,还把全部心思都花在自己的第二产业上。没有做好示范带头作用,其他几位村干部更是因为违法乱纪,受到了法律制裁。

  “村支两委班子集体‘病倒’,啷个不后进嘛。”提到曾经的香房村党支部,乡党委书记邓维敏直摇头。

  贫困+后进,不仅是压在香房村人心中的巨石,也是令赵家乡党委政府头疼的大事。

  “解铃还须系铃人。”该乡党委组织委员张利认为,村里要发展,党支部不带好头,要逆转香房局势就如同一句空话。要解决香房村的长远发展问题,还得依靠香房本村人。而这就必须从选好村党支部的“带头人”开始。

  引才

  话好说,但事却难办!这个带头人既要一心一意为全村谋发展,又要有不计个人得失的品德和扎根基层的坚持,能力强远远不够,还要有反哺家乡的热情,可这样的人选并不好定。

  2016年在村支两委换届之前,经过走访村民推荐的人选中,有几位在外发展较好的年轻人呼声很高,但都因这样那样的理由拒绝了回到香房这座大山发展。

  “黄朝林这个人不错,是本村人,退伍后在武隆城区工作,大专学历,工作能力强,对村里情况熟悉,且为人忠厚,有一定群众基础。”经过多番走访,在村里几位老党员口中,35岁的黄朝林成了后备人选之一。

  “他能行吗?”“我能行吗?”起初,对于群众的这个提议,乡党委和黄朝林本人都在犹豫。

  张利直言:“农村工作不轻松,他人很年轻,担心吃不了苦,耐不住清贫,心不在焉重走前几届的老路。”

  黄朝林也有顾虑:第一,丢掉“铁饭碗”值不值?家人会同意吗?第二,群众会认可我吗?第三,如果遇到重重困难后,自己能扛住压力坚持吗?开弓就没有了回头箭,要是失败后如何面对村民?

  “村民有期待,你就回去踏踏实实地干,争取把村里发展起来。”妻子的理解和支持,为黄朝林回村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回村。

  开路

  接过村支部书记的指挥棒,黄朝林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组好班子,为村组织“换换血”。他意识到打造一支过硬的队伍,必须从搞好村干部班子的团结做起,凝心聚力发力。

  为了重振村干部的信心,黄朝林每次带领村委召开村委班子会时,都会通知乡党委班子联系干部参加,一来提振士气,让他们踏实干;二来让联系干部与村干部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便于开展工作。

  一来二去,果真有了效果。上届村综治专干陈小兵原本打算辞职后外出务工,在黄朝林的影响下,他主动报名参选村主任。乡土人才黄宗学也放弃外出务工,报名担任村综合专干,决定跟着大伙一起干。

  班子有了凝聚力,但是要让全村烂摊子变个样,必须改变村民对党支部看法和村民的思想意识,凝聚起全村民心。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黄朝林带着村党支部走家串户,遍访党员和群众,利用召开小组会、院坝会主动走进村民,了解村民。并要求所有村干部遇到不懂的问题主动向乡里干部请教;遇到不熟悉的情况主动向老支书、老党员学习,并广泛听取民意,掌握群众呼声。

  为了充分发挥党员作用,黄朝林重新制定了各项会议制度,定期召开支部党员大会、支部委员会、党小组会,定期开展主题党日活动、上党课,并结合实际建章立制,完善全村党员管理制度,尽可能发挥起村民活动中心的党建堡垒作用。

  “由于村上资金困难,冬天党员群众开会,烤火、茶水、吃饭等费用支出黄支书都是自己垫钱。”对于黄朝林为开展工作的付出,除了工作搭档陈小兵看在眼里以外,全村村民也记在心上。

  70多岁老党员安正吉家距离村民活动室不到100米,他对村里的变化感受最大。

  “这届村委班子上任后,村活动室一天比一天闹热,现在不管多远,只要村里通知开党员会,家里没要紧事,都赶来参加,来不了的都主动打电话请假,以前哪有这些哟。”看到其他党员思想觉悟提升了,安正吉自然不甘落后,不仅主动、义务打扫村道路周边的清洁卫生,还利用农闲时间编织扫帚免费送给村活动室。

  搭建好了党支部与群众的桥梁,党员找到了存在感和获得感。香房村终于有了“主心骨”。

  嬗变

  干群一心,其利断金。让香房变“香”,让群众腰包变鼓,改变全村后进的现状,成了村党支部奋斗的目标。

  虽然全村地势偏远、土地贫瘠,但得天独厚的良好生态、平均1200米的海拔优势则是全村最大资源,如果能借势发力,在全乡火热的乡村旅游中分一杯羹,香房必能能够摆脱困境。

  思路决定出路。黄朝林率领村委班子在“一村一品”的基础上提出了“一社一品”的想法,即每个社因地制宜发展特色农业,让绿水青山真正变成金山银山。

  然而,要带动全村发展特色农业,闷着头干肯定不行。为了拓宽群众视野,村党支部定期组织村委班子、村民代表驱车前往全国各地考察学习,南川、贵州、成都、山西……每到一处,他都能为村里引进各地的“宝贝”。

  先锋村距离香房村民活动室有近10公里,是全村最偏远的农业社,与大洞河乡一山之隔,茂密的山林里生长着各种野花,为蜜蜂提供了丰富的蜜源。

  先锋社党员吴忠权成了村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2017年初,吴忠权将打工多年的积蓄投入到蜜蜂产业。不到一年,从最初的十几桶蜜蜂发展到90多桶,纯收入达到3万多元。

  2017年11月,吴忠权成立了灿烂蜜蜂养殖专业合作社,带动该社20多户农户发展起蜜蜂养殖。因为蜜源好,先锋社生产的百花蜜起售价达到每斤150元。

  “甜蜜事业”逐渐壮大的不止是先锋社,小坪社的花椒、放牛坪的板栗脆桃、灯盏的黄莲、香房社的土豆……一个个产业如雨后春笋般从无到有,铺满了香房村的荒山田地。

  去年,黄朝林从外引进的苗木公司在香房村扎下了根,1000亩苗木每年除了为村集体带来2.5万元的集体收入外,更为当地群众带来40多万的劳务收入。

  看到村里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闲散在家的农户终于坐不住了。留守妇女吴成美曾经没事就钻茶馆打牌,而今其他村民都忙着挣钱,她终于闲不住了,不仅养起了蜜蜂,还养了4头牛、10只羊,“现在就算有人约我上牌桌,我也没时间去,也不愿去。”

  彩蝶飞舞、瓜果飘香。香房终于变“香”了。

  如今的香房村,公路两边大大小小的采摘园夺人眼球,干净的村道,清新的空气更是吸引了避暑游客纷至沓来。

  “现在全村的发展意识很强、劲头很足,除特色农业外,正在大力发展乡村旅游,鼓励有条件的村民开办农家乐吃‘旅游饭’。”黄朝林说,虽然全村目前的发展离自己的最终目标还有很长的路,但村委一班人都信心满满,坚信只要朝着乡村旅游这条路走下去,香房村必定越来越“香”。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