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从未缺席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8-06-28

  ◇杨康

  大约20年以前,我们一家生活在新疆最西部一个叫界梁子的地方。那是我们全家从陕南农村迁移到新疆的第三个年头,颠沛的生活已经逐渐安稳。父母在小集市上贩卖蔬菜,常常是收完钱母亲还特意送人一个青椒或者小西红柿,生意因母亲的聪慧而异常红火。

  我和哥哥在附近的小学读书,每天中午吃完饭,我便跑去菜市场以各种花言巧语伸手向母亲讨要零花钱。生意不错的时候,母亲会赏我五毛买零食;遇到母亲烦躁的时候,没准一顿臭骂。不管怎样,那时候的生活如蓝蓝的天空,没有一丝忧伤的云。

  当我跪在母亲遗像前的时候,我深深记得那一年的雪刚好落下。纷纷扬扬的雪花,朦胧了我的泪眼。一场车祸,粉碎了我们家原有的才刚刚开始的幸福生活。我们父子三人整日沉浸在悲恸中,生活乱作一团。

  没多久,我和哥哥就失学了。父亲的全部心思,都集中在要为母亲讨回一个公道上,根本无暇顾及我们。但由于肇事司机逃跑,再加上父亲的文化程度不高,整个事情就只能等待交警处理。等待的日子里,父亲整日借酒浇愁,我和哥哥饱一顿,饥一顿。

  天越来越冷,我们哥俩的脚都长了冻疮,出太阳的时候就特别痒。因为家里出了那样的事情,我们被先前的房东赶了出来。最后在一位好心人的介绍下,我们父子三人临时住在社区活动房里。

  隔壁住的是一些老奶奶。她们没事,就东瞅瞅西瞧瞧。看见我们哥俩脚上的冻疮以后,奶奶们心疼极了。从那以后,我和哥哥就成了那些奶奶家的常客。其中有个袁奶奶,知道我家的遭遇以后,经常端一盆热乎乎的包子给我们吃。

  漫长的等待,终究让人失望。肇事司机逃跑,交警迟迟无法结案。父亲只好找人写好诉状,将肇事方告到法院。接下来就是收集整理各种证据,父亲三天两头往法院跑。当时通讯还不像现在这样便捷。父亲往往是早上坐车出门,天黑了才回来。

  失学的日子里,我和哥哥就四处流浪,挤在附近的小卖部看电视,和社会小混混一起砸路过的煤车。父亲早上出门会给我们做好午饭,晚饭是等不到父亲回来做的。他要么很晚才回来,要么歪歪倒倒回来就是满身酒味。饿了,哥哥就给我煮面条。扯几匹白菜叶子,抽一小把面条,然后往炉子上的锅里一煮就吃。

  袁奶奶看到以后,非常心疼我们。往往是我们的面条才吃到一半,就被她拉到隔壁她家。暖暖的炉火,热气腾腾的饺子或包子。我们吃完以后,还嘱咐我们给父亲带一些回去。就那样,父亲整天一边以泪洗面一边忙着打官司,我和哥哥照旧四处流浪。

  时间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家里不多的积蓄也已用完。父亲只有依靠老家亲戚筹集的钱暂时度日。全家都指望着官司胜诉以后,获得点经济补偿再另作打算。没想到,这场官司因为各种原因一拖再拖。

  眼看我们失学已有半年之久,每天都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而且还学会了满口脏话。袁奶奶很着急,他就劝父亲,要振作,不管遇到什么,生活还是要继续。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想办法让两个孩子能继续读书。

  看到两个乞丐模样的我们,父亲十分内疚。经过一番思索,父亲决定暂时把我们送回陕南老家读书。没过几天,父亲就给我们买了到乌鲁木齐的汽车票,然后给我们写了在哪里下车,在哪里买票。当时父亲几乎身无分文,回家只能靠我们兄弟俩自己了。

  临走的时候,袁奶奶泪眼婆娑地给我们装上了当地特色面食。她在车窗外逐渐变小,直到消失在我的泪眼里。我们回老家以后,父亲留在新疆继续为官司的事情忙碌。偶尔的来信中,除了叮嘱我们好好读书,也会略微提及官司的进展情况。

  我们在老家寄宿在亲戚家,开始了新的生活。似乎我们快要忘记新疆发生的一切的时候,父亲来信说官司打赢了。法院判决我们胜诉,并且我们可以得到3万多元的赔偿。但是由于肇事司机逃逸,这笔赔偿没办法兑现。

  几个月以后,父亲回来了,拿着一纸判决,拖着疲惫的身体。因为没有拿到赔款,先前亲戚家东拼西凑的钱也就无法还上了。父亲从兜里掏出2000元交给叔叔们,说那是我们哥俩的学费和生活费。没几天,父亲就出门打工去了。

  没办法,人生就这样,有时候你不得不接受残酷的现实。我们父子三人,分别在不同的地方开始了另一种生活。令人欣慰的是,我和哥哥的成绩都还不错。结痂的往事,我们沉默以对。经过不断努力,我和哥哥先后考上大学,然后步入社会,凭借自己的踏实和勤奋不断创造出生活的惊喜。

  沧桑的父亲,额头上的皱纹明显舒展了许多,他喜欢喝酒的毛病怕是改不掉了。我和哥哥也不说他,由他去吧。寡言少语的父亲,现在话也多了起来。一次微醺中,父亲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些年,我本分做人,踏实做事。但有一件事,很多年以来,一直像根鱼刺卡在喉咙里。

  那年实在没办法,我身无分文了,就向你袁奶奶借了些钱。本来说好的,官司赢了就还给她。但是官司是赢了,却一分钱也没拿到。最后法院让我先把那个破损车辆当废铁卖掉。卖掉那辆车的钱刚好2000元,要是给袁奶奶一还,你们那年书都读不了了……

  父亲头一仰,又是一杯酒。待他低下头来时,早已经泪流满面。“我对不起你袁奶奶啊,我骗了她啊……”其实这些年,父亲也有想过再去新疆走一趟,去看看袁奶奶的想法,但他始终没有勇气。他说这件事,像是自己人生的一个污点,始终没有颜面去面对。

  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就在百度地图上输入“界梁子”三个字。但能够搜索到的信息却很少。我想,在条件允许的时候,我一定会凭借零星的记忆再找回到那里,去看望我的袁奶奶,并且替父亲求得她的原谅。但不知道这一份迟到多年的道歉,能获得她的谅解吗?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