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路红军在武隆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8-06-20

  杨友仁

  上世纪三十年代,神州大地上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发动下,唤起工农千百万,熊熊燃烧起土地革命的烈火。武隆山区在这期间,也曾有达一段值得记忆的红色岁月,那就是四川二路红军游击队到此开展革命活动的历史。

  罗云坝起义

  1929年冬,山城重庆处于国民党白色恐怖之中。中共四川省委常委刘愿庵、李鸣珂、穆青、陈惠等聚集在十八梯浩池街一家酱园铺楼上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决定由省委常委、省军委书记李鸣珂同志在涪陵地区组建四川红军第二路游击队。

  不久,李鸣珂来到涪陵城,召集了中共涪陵县委书记苟良歌、县委委员周晓东等商量组建二路红军游击队的事宜,并在城郊杨家花园成立了涪陵特别行动委员会。涪陵特别行动委员会在李鸣珂同志的领导下,首先开展了发动国民党驻涪陵郭汝栋部的兵变工作。1929年3月17日,郭汝栋部一师一团三营三十一连连长、共产党员赵启民乘奉命出川之机,率领51名士兵起义,冲出敌人封锁圈,到达革命根据地——罗云坝,受到了中共罗云坝支部和罗云人民的热情接待。罗云支部负责人尹觐阳、刘伏洋、李焕堂等根据中共涪陵特别委员会和涪陵县委的指示,积极开展组建二路红军游击队的工作。经过动员,有700多农民愿意参加红军,加上起义的51名士兵,组成了二路红军游击队主力。

  1930年3月初,中共四川二路红军游击队前敌委员会成立,李鸣珂任总指挥,赵启民任前敌总指挥,尹觐阳担任农民游击赤卫军总司令,李焕堂、刘伏洋为副总司令。常委会确定二路红军游击队分为两个大队,四个中队,中队以下设分队和小队。4月7日,四川红军第二路红军游击队在涪陵罗云坝宣告正式成立。

  链接资料》》

  双诃地区红军歌谣

  (一)

  游击队上仙女山 仙女山上变了天

  烂坝子有司令部 木根坨有红旗展

  劳苦大众腰杆硬 干人组织赤卫队

  长矛大刀亮堂堂 地方老财吓破胆

  打土豪,分囚地 穷人心向共产党

  (二)

  春风草,绿茵茵 男女老少迎红军

  红军来了乌云散 穷人翻身作主人。

  春风草,开红花 一开开到穷人家

  天下穷人团结紧 打倒土豪把田分

  春风草,尖又长 孩儿成长靠爹娘

  爹娘就是共产党 带来幸福万年长

  (三)

  从前那个仙女山,穷人天天泪不干,

  富人催租又逼债,倾家荡产喊皇天。

  自从红军进后山,干人个个笑开颜,

  打土豪、分谷米,帮助穷人把身翻。

  走上仙女山

  在二路红军游击队建立之际,涪陵军阀刘汀立即派廖海涛师三个团围剿罗云坝这股新生的红色武装,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二路红军游击队前委决定,向既偏远又有利于革命的地区转移。

  仙女山是当时武隆双河乡、木根乡的所在地,属武陵山系的一块高地,地处涪陵、丰都、彭水的结合部,山峦起伏、地广人稀,地势险峻,道路崎岖。1928年初,中共罗云坝党支部就曾派共产党员刘伏洋到双河烂坝子—带进行过地下革命活动,后来又有共产党员钟方仪、罗少清和“土地会”会员陈茂胜等人陆续来到仙女山传播革命思想,领导农民运动。当地农民革命觉悟高涨,群众基础较好,有利于革命的发展。另外,那里还有汪长青的“神兵”队伍等地方武装,也是可以争取的力量。

  1930年4月7日下午,刚刚成立的二路红军游击队经落东坝,过大木峡,上油槽墚子,翻武陵山向仙女山挺进。4月8日游击队兵分两路:一路由赵启民带领百余人抵达仙女山的双河坝,与陈茂胜领导的“同心社”即“土地社”取得联系后,展开了宣传发动群众参加红军和成立农民协会等工作,驻军梅子坳。另一路由尹觐阳率红军主力,取道大木直插厢坝,意欲争取汪长清的“神兵”队伍。4月10日,两支部队在梅子坳胜利会师,司令部设在双河场。

  部队到达的当天,就动员“同心社”成员缪孝成、赵汉青等17人集体参加红军,为红军带路,站岗放哨,联系群众等。然后,红军指挥部派出大量宣传队伍,以口头和油印传单、标语等形式宣传发动群众。内容是“穷朋友,大家撑起来,打倒贪官污吏,杀尽土豪劣绅”、“打倒地主恶霸及其走狗”、“到如今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生路,一条是死路。只有跟着共产党才有生路”、“穷人跟着红军走,不交租,不纳粮,有吃有穿”、“红军官兵一律平等”等。同时发出安民告示,讲明红军政策、纪律,同时编演许多生动形象的文艺节目,在坨田等地演出,通过革命思想的传播,激发了群众的革命热情,笫三天又有30多名青壮年参加了红军,

  在几天时间里,二路红军游击队的活动遍及武隆木根、双河、梅子坳、荞子溪、青杠坪、冉家坝、钻天铺、长坡、土坎、白果、火炉、龙坝、沧沟、土地、桐梓、后坪、接龙、鱼子等地。他们一面打仗,一面宣传,组织武装群众,让革命烈火在仙女山游击区熊熊燃烧起来。

  创建根据地

  二路红军游击队进入仙女山后,尽力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大力开展统战工作,先后联合、改造了秦兴隆、左传合的“神兵”,粉碎了驻羊角碛国民党军阀周燮卿的假联合阴谋,壮大了红军队伍。

  1930年4月9日,当地“神兵”在首领秦兴隆、左传合的带领下,追逐红军游击队至梅子坳一带。双方讲明了自己的宗旨和主张后,“神兵”表示愿意和二路红军游击队联合,并接受红军领导。同时,二路红军游击队前委会马上开会研究,决定委任秦兴隆为农民赤卫队副司令,左传合为大队长,维护二路红军游击队的安全,协助发动群众,组织农民协会,开展打富济贫。

  在二路红军游击队欢迎“神兵”入队的大会上,“神兵”首领秦兴隆向红军司令员尹觐阳赠送了一把刻有“奉天承命,宝座龙朝”字样的宝剑,尹觐阳也回赠秦兴隆一把刻有“杀尽贪污土劣”六个大字的红军刀,展示了双方为革命赤胆忠心和共同奋斗的雄心壮志。

  在感召“神兵”的同时,红军领导在当地驻军与民间进行统战工作,以壮大其实力。二路红军游击队主力由梅子坳集中到了坨田。1930年4月中旬,前委会收到中共四川省委《致二路红军游击队前敌委员会的信》。信中指出了今后的工作任务,要求必须坚持执行《土地政纲》,实现群众的一切要求,如土地分配、粮食分配、屠杀豪绅地主、焚毁债约契约、打毁一切捐卡、废出一切捐税等。指示二路红军游击队进一步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进一步组织群众,武装群众,积极筹建农民协会,开展好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

  1930年4月17日,二路红军游击队在双河烂坝子成立了仙女山游击区开辟以来的第一个农民协会——烂坝子农民协会。协会会员百余人,多数是原“土地会”、“同心社”成员。烂坝子农民协会由蔡兴旭任主任,魏元山为副主任。4月20日,又在坨田成立了坨田农民协会,会员70余人,由秦银山任主任,曾炳田任副主任。

  烂坝子农民协会和坨田农民协会成立后,在二路红军游击队的领导下,开展了“打富济贫”活动。烂坝子农民协会打开烂坝子和坳上几家地主的粮仓,除部分留作红军部队给养外,其余全部分给穷人。坨田农民协会还打击了当地民愤极大、罪恶多的土豪劣绅王焕亭、罗辛岩、黄映辉、黄均善、黄熊氏等。5月10日,农民协会在殷家坝召开了群众大会,当众烧毁了地主契约,宣布土地谁佃谁种,谁种谁收,把土地分给农民。当地农民对红军政策的拥护,激发了群众的阶级觉悟。红军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烈欢迎。

  烂坝子、坨田农民协会的成立和活动的开展,有力地配合了全国的土地革命,推动了二路红军游击队建立仙女山根据地的进程。

  血战双河坝

  仙女山地区农民土地革命斗争的蓬勃发展,沉重地打击了土豪劣绅和国民党反动地方政府。国民党涪陵县政府十分恐慌,视为心腹大患。坨田地主黄映辉潜逃涪陵,向县政府和团防军状告红军和农民协会,请求清剿。国民党涪陵县长谢汝霖下令白涛区团总杨德铨派兵前去围剿。二路红军游击队侦察员杜银山从涪陵得到这一消息,立即派人给二路红军游击队党代表苟良歌报信,苟代表迅速召集前敌委员商量反“围剿”之计,决定利用仙女山有利地形和士兵们高昂的战斗士气给来犯之敌沉重打击。

  4月23日中午,二路红军游击队政治部宣传队正在坨田地主黄文德家的戏楼上为当地群众演出《打土豪》的新剧,杨德铨带领千余民团分两路向坨田扑来。一路由杨寿禄带队,从后槽直奔坨田;另一路由白涛镇镇长周振树带领,从中堡而下抄袭坨田。二路红军游击队前敌总指挥赵启民接到报告后,命令二大队队长刘玉泉带领一个中队抢占坨田后面山头的制高点,粮食委员韩和涛带领直属勤杂人员撤到后山,政治部主任周晓东和分队长关才带领先锋队员周云武和宣传队员罗少清等人,带上武器与敌人开展政治攻势。敌我双方在刺竹林展开了激战,我军顽强英勇,把进犯之敌打得节节败退。但敌军不甘心失败,又组织火力拼命反扑,我军为了保存力量,便边打边向后山转移,红军炊事班战士许少虞在撤到后山后,突然想起向农民秦大爷借的菜刀忘记带走,便跑回住地取菜刀。他拿着菜刀走到坨田侧边,却被扑上来的敌人团团围住,面对张牙舞爪数倍于他的敌人,他镇定沉着,挥舞菜刀奋勇杀敌,终因寡不敌众,英勇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之下。

  敌人杀害红军战士许少虞之后,直向山上追去。刚至半山,红军游击队发起冲锋号令,高喊“为许少虞同志报仇”杀向敌阵。杨德铨见势不妙,扭头就跑。尹觐阳立即命令红军战士“活捉杨德铨!”杨德铨心惊胆颤,连忙揭掉帽子脱下军装,钻进山林逃命。敌军见首领逃跑,无心再战,纷纷逃命。我军乘势追击。直到把敌人赶到郭家沟才收兵。

  战斗胜利结束了,红军战士迎着血红的夕阳,押着俘虏,扛着胜利品,返回营地。

  转移后坪场

  坨田大战告捷后,1930年5月14日,二路红军游击队根据当时形势的需要,化分成若干小分队向武隆、彭水、丰都的边界转移,开辟新的游击区,扩大革命根据地。

  二路红军游击队主力由总指挥王岳森、前敌总指挥赵启民、前委书记苟良歌、政治部主任周晓东、党代表陈静带领,来到武隆来到后坪坝后,马上开始发动群众,开展革命宣传,向农民散发《中国共产党十大纲领》、《中国共产党土地政纲》等宣传资料。设立了农民协会办事处,经过宣传动员,先后成立了文凤庙农民协会、寺院堡农民协会、沙茶农民协会、中岭农民协会、牌坊农民协会。接着,二路红军游击队指挥部又组织成立了后坪坝农民协会,由赵月明任主席,罗吉普任副主席,下设组织、宣传工作组。这些组织的建立,使各项工作得到迅速开展,农民的革命积极性不断提高。

  1930年6月13日,后坪苏维埃政府正式宣告成立,赵月明、罗吉普当选正、副主席,政府办公机关设在高峰槽。后又组建了农民武装赤卫中队,中队下设三个小队,共有队员27人。二路红军游击队教导队队长负责赤卫队的军事训练工作。后坪苏维埃政府还颁布了政权纲领:一、推翻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二、推翻国民党政权;三、取消苛捐杂税;四、没收地主土地,分给农民耕种;五、改善贫苦农民生活;六、联合世界无产阶级。

  后坪苏维埃政府成立后,批斗了地主许少清、罗连山、赵守田、黄么姑等,开仓分粮,广济贫苦农民,召集农民开批斗会,没收地主地契、财产,当众烧毁收税发票的契约。推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政策。并配合二路红军游击队开展工作。为解决二路红军游击队和农民赤卫队的武器装备和给养困难,后坪苏维埃政府还成立了外贸部,广收厚朴等药材,运往涪陵、丰都销售,然后买回枪支弹药和粮食。

  同年7月,二路红军游击队总指挥王岳森极左思想暴露,大力推行“城市中心论”的极左路线,要撤离红军战士和革命群众用鲜血、用生命建立起来的根据地,命令二路红军游击队向忠县、丰都沿江地带转移。18日,二路红军游击队从狗子水出发,离开了武隆地区。

  1931年6月下旬,国民党涪陵县府派团防局督练长汪勤生带兵再次围剿后坪苏维埃政府。后坪坝农民赤卫队孤军无援,战斗失利,主席赵月明身负重伤,不久病故,副主席罗吉普不幸被捕,英勇就义于火炉铺。同年7月,二路红军游击队建立的新生政权——后坪苏维埃政权,在敌人的残酷剿杀下,惨遭失败。但他们在武隆地区播下的革命火种,将永远燃烧在人民心中。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