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中国节•端午】嫂嫂的端阳哥哥的节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8-06-06

  杨友仁

  在故乡芙蓉江两岸的民间,自古流传着“嫂嫂的端阳哥哥的节”的谚语。

  位于武陵山大山丛中的芙蓉江两岸,每年的端阳节总是过得喜喜庆庆闹闹热热的;村村寨寨的人们,虽然不晓得端阳节究竟是啷个来的,有哪些深奥的文化和传说故事,但是都知道端阳是一个重要的“节”,一定得遵循祖辈老人传下的习俗,要像过“年”一样过好它。这一天,家家户户不论田头地里有再紧再忙的农活或再重要的事儿,都得停下来。乡邻之间除了上山去摘回寥叶树上的粽叶来包粽子;到野外田间或坡坡上割回一些水菖蒲、艾草、苦蒿、白蒿和鸡屎藤,捆成一把一把的挂在门栏上;到乡街的中药铺里买回二三两雄黄兑制雄黄酒喝下消虫祛病;背上礼物走亲访友拜节外,最隆重的群众活动要数在三河口举办的声势浩大的划龙舟比赛了。

  从小时候起,每年进入五月后,我就看见嫂嫂哥哥是家里家外最忙碌的人。我们家孩子多,父母年事已高,哥哥是家里老大,他最有孝道和担当。俗话说,“一屋不招两样人”。说来硬是有缘份,接进屋的秀花嫂嫂又是一个能干勤劳、厚道贤淑的好媳妇,她孝敬公婆,疼爱弟妹一点不比哥哥差。平时既要操持一大家子的家务,带好孩子,还要与哥哥一道下地劳作耕耘,一天从早到晚忙忙碌碌,从没有听到她喊过一声苦,叫过一声累。老爹老娘把她当作自已的亲生女,我们几个弟妹也把她看作亲生的姐姐。

  为了过好端阳节,嫂嫂是最忙最苦最累的人。老爹老娘心痛媳妇,常常指责哥哥不疼爱嫂嫂、不打个帮手什么的。这个时候哥哥总是苦笑难言,嫂嫂总是替哥哥在爹娘面前解释,说他是村里头龙船队的队长,从早到晚要操心劳神带领一帮兄弟练习划龙船,不然怎么能够在十里八村的龙船队比赛中夺得个冠军,为村里父老乡亲争个荣光。她总是说,自已会尽心尽力,让全家老小过个快乐的端阳节。

  嫂嫂是个说话办事实实在在的人。端阳节前一天就找出米柜的糯米,倒进盆里端到屋后头的水井边,用甘甜的井水淘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满盆水清米洁为止。再邀约一帮村里的大媳妇小姑到花溪的后山中去采摘粽叶。嫂嫂采摘粽叶时特别认真,她从不怕荆棘刺手野藤挡道,专挑密林中那些又粗又壮的寥叶(粽)树,采下又长又宽泛出清香的叶片。晚上,就在家屋院坝摆开阵式开始包粽子,这时候,老娘和两个妹妹也会来帮忙,嫂嫂心灵手巧,包的粽子米粒适中,粽叶卷得有棱有角,捆绑的麻丝缠绕如画画,一个个就像一件艺术品。粽子包完后,她还得熬夜,准备明天的酒席,待到五更后下锅煮粽子。

  天亮之后,我们还未起床,厨房里就飘出一缕一缕浓郁的粽子香味,老爹老娘催着大家快点起床,举行一个农家端阳的祭祀仪式。此时早起的哥哥嫂嫂早在堂屋神龛下面的八仙桌上,点上红烛和香枝,等一家人到齐后,嫂嫂端来一盆热气腾腾的粽子,便由老爹带头向神灵作拜,他一边双手相握行礼,一边念起“今天端阳拜神仙,有请诸神到人间,品尝一年新粽子,保我一家得平安”“今天又是瑞阳节,请回各位祖先人,过个端阳吃粽子,我们儿孙记得你……”之类的一段段祭词。然后大家才开始剥开白生生的粽子,蘸起白糖、黄豆面吃起来。

  吃过粽子,哥哥就要领着村里兄弟去三河口参加龙船比赛了。临走时他不忘提一大兜粽子给兄弟伙们品尝,又嘱咐我们早点赶到三河口去观看比赛,另外多喊些村里人为他们鼓劲助威。

  等老爹着手兑制好可饮可擦可洗身子的雄黄酒,老娘和我们几姊妹把堂屋、厨房收拾干净利落,嫂嫂又满头大汗背着一背下田采割的带有霪珠的水菖蒲、艾香和苦蒿回来了。我们一边赶忙将菖蒲艾草苦蒿捆扎起来,挂在家屋几道大门上后,就催促嫂嫂快点洗脸梳头换衣服。一家人才高高兴兴去为哥哥和他的龙船队鼓劲助威。

  当我们赶到三河口时,碧波荡漾的芙蓉湖两岸已是人山人海了。

  从古至今,故乡端午节的划龙船比赛在武隆境内堪称规模最大的群众活动,参与龙船之多,准备之充分,比赛之激烈,场面之壮观,吸引了来自芙蓉江两岸十里八村成千上万的观众,盛况与春节期间人们观看玩龙舞狮一样热烈壮观。

  每只参赛的龙船,赛前一般要进行十天至半个月的艰苦培训。此时龙船己作精心的装饰,船头前端用黄布红绸扎成“龙头”,船尾也要装点成“龙尾”。船中坐的除划船手外,还要有击打大锣大鼓的人,他们行吆喝鼓劲提振士气之事。

  我们看到,哥哥早站在村里插着两面红旗的龙舟前面,正在向船上的兄弟哥儿们作一些交待,那周二哥、冉毛子、汪闷墩们个个劲头十足,大有争先夺冠的英雄气概。

  随着一声长长的哨音响过,参赛的五只龙船开始绕湖一圈划行“亮相”。这时船上会敲打起“咚咚”的锣鼓,划船手们不断挥手向观众招手呼号。

  比赛正式开始后,五只龙船便如倒海翻江的蛟龙又如离弦的利箭般驶离起点线、劈波斩浪奋勇向前。哥哥站立船头进行指挥,船上划船手们在震耳欲聋的锣鼓声中,高喊着震天动地的号子,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划浆奋力前行。岸上的观众也大声击掌欢呼喝吼,为激烈的比赛加油助威。我偷偷向身边的嫂嫂望去,她忘情地高扬着头涨红着脸,嘶声力褐地呼喊着“加油,加油!”眼光也一直随着哥哥的龙船移动,最后哥哥的龙船队终于夺得冠军。嫂嫂红朴朴的秀脸顿时笑开了花,一下子变成了活泼可爱的小姑娘。

  下午,哥哥背着一只腊猪腿、一袋粽子和糖酒等礼品,牵着嫂嫂的手,按照风俗去嫂嫂娘家给老丈人送“端阳礼”去了。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