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智立祈雨碑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8-05-31

  罗荣升

  土坎镇清水村和尚崖有两块咸丰、光绪年间的祈雨碑,讹传是上天降下的,其实是人立的,说准确点是人立却谎称是天降的。立碑人是谁?为什么要撒谎?要知其中原委请听我慢慢道来。

  立碑人是廉吏西门豹十七代孙西门虎,此人天资聪颖,饱读儒家经典,从小立志要弘扬西门家族为民除害的美德,一举成名后被钦定为五龙县令。

  西门虎上任伊始,五龙遭遇天旱,他忧心如焚,一面观察天象,渴望上天早降甘霖;一面开仓救灾,并将县衙押司等一干人分派到各地,监督里正将救济粮足数分发到各家各户,全县人民知道是新县令所为,敬称他为西门青天。

  发完救济粮,西门虎刚想喘口气,清水村里正急匆匆来报,该村男童一夜间全部失踪,请求迅速破案。

  里正走后,西门虎与一贴身押司,化妆成香客,以到福寿寺烧香为名暗察实情。进入清水村境,走遍各地,果然不见一男童,最后,从福寿寺烧香出来,在一个极其偏僻的地方,远远地看见一男童跑进茅屋,西门赶上前,扣开柴扉,白发苍苍的老妪立即将男童诓到里屋躲藏。老翁见是两个慈眉善眼的香客,迎进门后,献上两杯热茶。西门呷了一口,拱手问道,老伯,男童可是你孙子?老翁顿时面如土色,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押司立即亮出真实身份,老伯,他就是开仓救灾的西门青天,你实话实说,绝不伤害你。老翁听说是新任县令一下恢复了常态,娓娓说道:大人,这次发放救济粮里正等人没有捞到油水,就与巫师勾结在一起,要各家各户捐粮捐款修建龙王庙,他们好从中渔利,而且还要一男童为龙王庙垫基。消息一传出,家家户户都将男童送到远处亲友家躲藏起来。里正慌了神,本来由巫师挑选男童,他儿子绝对不会用来垫基,但一夜之间男童全部消失,他儿子就岌岌可危,慌忙送到我这个没有后人的孤寡人家寄养,还警告,有半点闪失,必拿老身是问,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下来。

  西门听罢,沉思片刻,安慰道:老伯,不要多虑,你暂将男童好好养着,我自有办法,让他不修龙王庙。说罢,拱手和老翁告别。

  回到县衙,西门想起“诸葛神机祭东风,风回纛下”的故事,暗自思忖,东风不是诸葛祭来的,是他观察天象那天必定要刮东风。我何不用“以愚治愚”的办法,震慑里正一伙贪腐小人呢。于是挥毫写下龙飞凤舞的“祈雨碑”三字,又分别写上咸丰、光绪二字,说明两块碑是不同时间立的。写毕,令押司分别刻在两块石碑上,并在深夜将两碑立在和尚崖。押司遵令一一办妥,西门又叫两个贴身护卫将老翁和男童护送到县衙在后堂暂住。

  一切办妥后,西门再观天象,三天后必有大雨,于是令差人将清水里正传到大堂。西门问,修龙王庙,为什么要男童垫基?里正装腔作势答道,大人、小人是为百姓着想,花了钱粮修龙王庙,没有男童垫基就不灵验,仍要天旱。西门不无讥讽地说,为百姓着想,可敬可嘉。我为你物色到一男童,养在后堂,你上前观看,不知可用否?里正来到窗前,望见在后堂玩耍的男童正是自己的儿子,惊恐万状,结结巴巴地说,大人,小人错了,这龙王庙就不修了。西门训斥道,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爱护百姓的儿子就要像爱自己的儿子一样,这是做人的根本。你要悬崖勒马。如果你伤害老翁和其他百姓,我一定严惩不贷。里正诺诺连声,大人,小人不敢。西门又说,昨夜土地菩萨投梦于我,天降两块祈雨碑在和尚崖,你回去告诉百姓,三天后我要到那里祈雨。

  里正领着儿子来到和尚崖果见两块祈雨碑,大骇,上天两次下旨祈雨,我修龙王庙是违背天意的。他慌忙将停修龙王庙和西门青天要来祈雨的消息传达到家家户户,百姓听了,欢呼雀跃,兴高采烈地从各处领回了自己心爱的儿子。

  三天后,西门带着县衙一干人浩浩荡荡来到和尚崖,上万百姓齐刷刷跪在地上迎接,西门来到两块碑前,虔诚地焚香跪拜祈祷上天降雨,一霎时,万里晴空,突然乌云滚滚,电光闪闪,雷声隆隆,下起大雨,三日才止,龟裂的田畴灌满水,枯黄的禾苗变青葱。这一年清水村灾后喜获空前大丰收,一老秀才赋诗曰:

  五龙邺地两西门,惩恶除弊救庶民。

  甘棠处处留遗爱,祖德流芳扬美名。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