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院情歌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7-12-20

  杨武均

  我在武隆众多的梦幻般的景区游弋,在碧水金波般的峡谷风光里荡舟,在青山依旧岩崖陡峭中跋涉,可让我魂牵梦萦常独自前往的还是醉卧在天生桥群旁的三个石院子。

  一个春夏之交的早晨,邀友驱车约莫半个时辰来到至今还在闺中的下石院。当车一路颠簸行至一峡谷绝壁,路似乎在此戛而止。驾车第一次造访的我不由得毛骨悚然心底寒凉。小心地转过90度的拐角,啊,眼前一亮,诺大个村落呈现在你面前,四周高俊的明崖呈漏斗形合围过来,在进口处犹如肉包在此打上一个牢牢的结。车便从这个“结”穿行到村落院坝。真是“车到山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远远望去,一颗高大的绿得透亮的银杏树鳌居正中,灰瓦木屋的建筑群绕着大树而建。进得村寨,竹篱笆爬满绿油油的“壁虎”,把老木屋映衬得斑驳沧桑。小狗在屋角轻松的蜷睡半闭着双眼,看到来人身也不挪,只汪汪两声便在主人的招呼下放下了脑袋;围栏里鸡群在咯咯的嬉戏中不停地爬动双脚觅着食;牛妈妈陪伴着小牛犊在山边水草茂密处悠闲地咀嚼着,偶尔看看蓝天白云,仍旧俯着头执着地拥抱大地拥抱散发着清香的绿草。一条小溪在崖底缓缓的流淌,地里农作物像刚睡醒的孩子揉着惺忪的睡眼,田里的秧苗格外嫩绿,露珠还在叶片上闪着金光,鸟儿与虫儿在合奏着不知乐谱的曲儿。

  当我们走近杏树,只见树干挺拔皮粗叶茂枝繁,一群大爷大妈围在大树旁,有的站着有的蹲着有的坐着,有的手持旱烟袋云吞雾绕,有的双手抱膝竖起双耳聆听相互的家长里短。好像杏树上的每一张叶子都刻满了他们的故事。一个干练精瘦的婆婆见我们造访,热情地招呼让座,几句交流与沟通陌路人便成了老熟人。婆婆说,我们虽是在山旮旯,那些大明星都来我们这住了好多天也。话语里的自豪与骄傲在眉宇间飞舞在嘴角旁流泻,一脸的灿烂,围在一起的也跟着灿烂。

  婆婆指着褪色的三角旗,我们是二号屋,住的是从北京来的著名歌手曹格和他的儿女三人。水田里不分男女不分老少的足球赛,秧苗间的摸鱼捉泥鳅的比赛,明星们自己上街买菜买肉买佐料亲手烧饭的情景,从山脚挑水到岩洞步履蹒跚的黄磊,小朋友被狗狗吓得哇哇大叫的场面……湖南电视台播放时的一幕幕场景在我的脑际清晰的闪动。曹格一曲轻快悠扬的《你是我的宝贝》划破下石院的夜空,萦绕在整个空旷的院子,引来了山谷和高崖的动情合奏。

  攀过下石院后山便来到了中石院。鸟瞰中石院一个大大的极为规则的立体的"?"斜放在山顶,山岩镶边绿树添彩步道龛线。

  "?"底的山民木屋点缀在田亩和绿色之间,袅袅炊烟在谷底慢慢升腾。置身其中,仿若穿越了千年时空,进入一处与世隔绝的桃源世界。

  中石院如今又叫天坑寨子。沿“?”形边缘的人行步道尽览石院美景,不断映入眼帘的除了青山白雾绿树,还有那原始淳朴的少数民族风土人情。你可以到热情洋溢的摆手舞中,做一回土家汉子苗家姑娘;聆听不禁让你潸然泪下的土家婚嫁风俗的“哭嫁歌”;感受神秘古朴土家“三棒鼓”的巫傩文化;最后你可以酣畅淋漓地品尝流传上百年的土家十大碗佳肴美味……

  回望中石院,依恋天坑寨子,淳朴的民风在这里散发出幽香,原始的石院在这里勃发生机,古老的情歌在这里唱出明天的新曲。

  穿过时空隧道就来到了上石院,现在的桃源大峡谷。不知是上苍的眷顾还是山民的厚德,谁也没想到,一个鬼都不生蛋的隔绝于世的沟谷和大腕导演张艺谋、王潮歌、樊跃亲密牵手,将高端大气的实景舞台搬进了"U"形大峡谷,100多位特色演员现场真人真情献唱,以民俗为主线以濒临消失的“号子”为主题,让观众在70分钟的演出中亲身体验自然遗产地壮美的自然景观和巴渝大地独特的风土人情。

  夜幕降临,几声浑厚的鼓声拉开了演出的序幕,一首《太阳出来喜洋洋》,即刻拉近了观众的距离,彻彻底底让观众在演出的场景中不能自拔;一句“有太阳的地方就有我们重庆人,有重庆人的地方就有我们火辣辣的生活”的台词,让观众情绪为之一振心间为之一颤;还原的“哭嫁歌”完美呈现了出嫁场景的真实故事。抬石号子过山号子爬坡号子唱醒了一个沉睡的民族。“父亲的船”讲诉着纤夫祖祖辈辈在江上的凄惨故事,回味着久远的川江号子,炫丽魔幻的灯光中那条船倾述着川江的过去今天和未来,纤夫精神像纤夫的背影那样永远地定格在桃源大峡谷的高山石壁上,定格在每个观众的心灵记忆深处。

  石院情歌在我的心底用魔盖封存随时光的流逝无限期的保鲜焕发新意,让我久久醉在其间。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