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大小——读《悲惨世界》有感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7-12-20

  ◆四月

  人们常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世界确实很大,大到有:5.1亿平方公里的地球、2.26亿年转一圈的太阳系、直径920亿光年以上且无限扩大的宇宙;但世界也很小,小到有:一滴水、一粒沙、一粒盐……

  但其实,我们所追求的、想看的无关世界大小。而是希望无论是置身于浩瀚,还是小如蝼蚁,都能找到幸福。

  《悲惨世界》的主人公冉阿让是个孤儿,25岁失业,为了饿坏的外甥不得已偷了块面包而被判5年有期徒刑,为照顾无依无靠的外甥而越狱,被加判14年刑期。努力工作,当上市长后却因救助他人而遭通缉,年老时养女又因他苦役犯的身份而疏远他。

  纵观冉阿让的一生,在他的世界里似乎只有漂泊困顿,瞧不见幸福。

  初读时,我也曾为冉阿让的悲惨而感到心痛,那时候我的眼里只看见他的不幸。再次翻开,我发现冉阿让的世界里面也曾有过幸福的时光。如黑夜星光般的幸福,一点点,不多,但足以照亮黑暗。

  出狱后的冉阿让变得不再善良。残酷的现实使他对社会、人性产生强烈的憎恨。所以在面对米里哀主教的热情款待时,他选择了偷走“银器”。即使贫穷不堪的生活使他堕落,但他的内心深处应该还是保留着一片净土的,米里哀主教的宽厚待人唤醒了他心中的善良。我想当面对警察询问时,他也曾惶恐不安、心如死去般不敢跳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但,当米里哀主教说银器是赠与他时,他心底必定长嘘一口气,终觉活过来了,我相信那一刻是他44岁的人生中最欢欣的时候。或许,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幸福的滋味,米里哀主教就像冬日的暖阳般让他抛下了对社会的不满。

  在放下仇恨后,冉阿让用双手去努力工作,用勤劳去换取“生活”,用拼搏去建造“乐园”。即使当上了市长、成为了富翁,仍不忘过去的遭遇,他开办工厂、为穷人提供就业机会,让穷人们也可以吃饱饭、有房住。当看到那些穷人不会像曾经的自己一样,为了吃而入狱,那一刻,冉阿让内心肯定充满了无比的骄傲和幸福。

  然而,上帝总爱开玩笑。一夜间,冉阿让的所有努力付之一炬。面对颠沛流离,他仍然不忘许下的承诺,重金赎走了别人的女儿珂赛特。对于当时的冉阿让来说,珂赛特就是拖油瓶,她只会带来麻烦事。但,冉阿让没有抛下珂赛特,反而把她视如己出。战乱中,他冒着生命危险去拯救珂赛特的情人马吕斯。尽管后来珂赛特因为他苦役犯身份而疏远他,冉阿让也从未抱怨,他选择一个人孤独的生活,不去打扰女儿,用浓浓的父爱成全女儿的幸福。站在冉阿让的角度来看,这有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冉阿让穷其一生只为守护那零星般的幸福,生活在不愁吃穿时代的我们,更应该学会珍惜。

  幸福不论大小,幸福也不一定要到远方。慢下来,世界其实并不大,一个家、一群人就已足够,珍惜生命之中的美好与温暖。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