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停跑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7-12-06

  ◆邓星月

  前几天收拾杂物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一封信,没有署名。我想了许久,也没有回忆起有谁曾写过信给我,等我打开信封发现只有一句话“流经万千风景,固守霜华”。似曾相识又不曾见过,后来我注意到纸张上有牙齿印才想起了他。

  大一那年,我和同学一起去贵州体验生活,我们去给穷困乡村的孩子免费补习。那里只有一个乡办学校,却有小学生、初中生,还有年龄比我大的高中生。因为暑假,学校仅有的几名教师都回家干农活了,我们的到来无疑让校长非常高兴。第二天便有许多孩子主动来找我们补习功课,他便是其中一个。

  他的个头高,身形瘦,皮肤黄,一说话便笑。他说,来这里支教的老师大都嫌弃穷,只待了一学期便辞职了,如今留下来的都是乡里稍微有点文化的农民。他叫我邓老师,我问过他年龄后让他叫我名字,因为他比我年长一岁,可他始终未曾改口。他说因为缺乏师资,他高中已经读了四年,还未学完所有知识,尤其是英语,不懂得太多。我告诉他自己是学数学专业的,英语不是很好,他仍希望我帮他补习。说实话,他的英语仍停留在初二初三的时候,发音也不标准,带有浓重的口音。后来,我的一个同学悄悄跟我说,他肯定学不成英语,这话也许被他听到了,第二天来学校愈发的早。

  害怕分别的伤感,我们选择傍晚离开。路过田间的时候,我看见了他对着夕阳的背影喊住了我。转过身吐了一口,全是石头和血。他告诉我们他含着石头读单词,这样口音不会太明显,随后又从书包里抽出一封信,说是打算给我的,一直没机会。我看到纸上只有一句话,还有被老鼠咬过的痕迹,他尴尬的挠挠头说这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一张纸了。不知是感动,还是什么,我伸手去擦他嘴角的血,他说没事,他还年轻。

  是啊,他还年轻,所有在我们眼里的苦痛都不如他口里的年轻。

  那么我呢,我比他更年轻,是否我也拥有他的“年轻”?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