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7-10-11

  ◇ 谭晓筱

  我做了好多梦,竟全是与昔日的生活似曾相识的梦。

  雨打树叶,滴滴答答……奏出轻快明亮的乐章。一场大雨,打湿了两个小孩的衣衫和头发,却未能打湿两个小孩的心情。下雨的天是灰色的,雨是灰色的,路是灰色的,墙是灰色的,在这一片灰色中,却跑过两个小孩,一个是鲜红,一个是亮紫。两个小孩在树下依偎着,聆听着风吹雨,雨弄风,却不回家。待雨刚喘口气,却又踏着雨水,吧嗒吧嗒地快步赶回家。回到家中,奶奶赶忙找来柔软的小被条裹在两个孩子的身上,抱怨着孩子们为什么不早回家。爷爷却在远处,怜爱地看着两个小毛孩,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像一缕春光撒在孩子们的身上那般和煦而又温暖。

  我喊了爷爷好多次,可是在孤寂的夜晚,我没有得到他的回应。黑黢黢的夜晚,看着手电筒的光亮一点点地暗淡下去,我才发觉爷爷已经消失在这黑色的夜里,就像被一个巨大的怪物所吞噬。我责怪我自己,一时兴起,玩起篮球。可当篮球滚下田垄,却需要爷爷在漆黑的夜里为我仔细搜寻。爷爷的耳朵不太灵光,再大的喊声也无济于事。现在无论我有多么担心,能做的也只有在坝院里焦急地踱步与落下那无用的泪水。爷爷终于回来了,抱着那个圆鼓鼓的篮球。我仔细检查,在确定爷爷毫发无损之后,满是泪痕的脸上才露出了释怀的笑容。

  我不明白,梦里的爷爷为什么大多时候都是赤着脚的。夕阳下,爷爷总是光着脚坐在那个小小的木凳上,打着晒焦的黄豆荚。黄豆从豆荚脱壳而出,金灿灿的外衣,圆滚滚的身材,在柔光下显得异常可爱。爷爷赤脚走上坝院,将谷子收好,堆成谷堆,将一粒粒饱满的谷子变成香喷喷的大米。看着这些白生生的粮食,他露出了他慈祥的笑容。夜晚,无数星星散落在天空的每一个角落,我与爷爷赤足坐在穹顶之下,爷爷吸着草烟,草本植物独有的香味占据着整片天空。他用他苍老却又温暖的双手为我指出北斗七星的方向,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诉说牛郎织女的故事,清风徐来。这一切多么美好。

  我做了好多梦,全是关于昔日,关于爷爷。而枕边的泪迹告诉我,我想念他。

  (作者系武隆中学高二1班)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