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香会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7-07-05

  杨友仁

  自古以来,地处乌江深处大山丛中的武隆山区就有“赶香会”的习俗,这既是农耕社会人类对力所不能及之事的无奈祈盼,也是植根于最广大人民群众心底的“善”的展示。年年岁岁,不受历史更迭与朝代变迁所影响,传承至今。

  在民间传说中,世间至善的化身观世音菩萨一年要受世人朝拜三次:一是农历二月十九,观世音菩萨的诞生日;二是农历六月十九,观世音菩萨得道日;三是农历九月十九,观世音菩萨的出家日。不过,一般的老百姓都把这三个日子统称为观世音菩萨的“生”,而每当此时,人们就要到寺庙里,举行朝拜菩萨的庆祝活动。

  每次朝拜的时候,信男善女们都要带去大量的香烛纸钱和供品,使得神台之前、寺庙之内香烟袅袅。人们就把这项群众性的宗教朝拜活动,以“香”为名,称其为“香会”。民间把信众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的情况,形象地称为“赶香会”。

  香会之前,去寺院朝拜的信男善女要做四件事:一是精心准备好朝拜时所用的香烛纸钱和其他供品;二是净身,洗头、洗澡换上新衣服;三是戒荤戒酒,以干净清白的心身去会见菩萨。

  “赶香会”,作为历史悠久的一种民间宗教习俗,已生生不息地传承至今,早己深深植根于广大人民群众之中。

  武隆山区的信众,基本上以自己所在区域为活动半径,到当地的神山佛地或寺庙去举办朝拜活动。东部地区的百姓到火炉的“百川寺”“观音殿”,江口的“万天宫”,巷口的“观音沟”,黄莺的“黄莺寺”,羊角的“观音洞”,白马的“灵山寺”, 长坝的“观音寺”为多,西部地区的人们是到和顺弹子山上的“寺院坪”,白云山中的“启教寺”,凤来大石箐的“石林寺”,庙垭凤凰山上的“凤凰寺”等地方。除本地的百姓外,还有从湖北、湖南、贵州、四川等外省赶来的大批信众。他们带着虔诚之心,星夜兼程,跋山涉水,为的是在观世音菩萨生日时前来顶礼膜拜,以尽诚心。

  每年的三次香会,以农历六月十九观世音菩萨得道那天规模最大,也最为隆重热闹。在火炉的“百川寺”“观音殿”和顺弹子山上的“寺院坪”等几个重要朝拜地,不少信男善女一般会从头一天晚上就开始进行朝拜活动。大家涌进各个寺庙,将带来的香烛纸钱、五谷盐茶、刀头酒礼等一干供品,有序地摆放在观世音菩萨神像前的拜台上,然后燃香点烛,在鞭炮炸响的轰鸣之中烧钱化纸,同时双膝跪下、双手合十叩首鞠躬,口中不断呼叫着“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虔诚地述说着心事进行祷告,有的祈求家人无疾无病,有的期望自已子贤孙孝,有的忏悔做过的错事,乞求宽恕等等。神异之事本不足信,但是人心总是追求自安的,免不了要寄托神异。

  一年中,武隆山区百姓朝拜人众最多的便是农历六月十九观世音菩萨的得道日,尽管此时已是赤日炎炎的盛夏,但不能阻挡信众的诚心。据各地老人们回忆,当天的寺庙内外,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神山佛地和寺庙所在地的政府部门本着“尊重民俗,正面引导,维护秩序”的原则,在香会朝拜活动时都要组织力量疏通交通、维护现场秩序,确保朝拜活动有序进行。各朝拜地从未发生过无端争吵、打架斗殴、破坏社会秩序的负面行为,我区也有如下几处香会影响较大。

  观音殿下提“神水”

  解放前,火炉镇“观音殿”的香会,先是在寺庙内进行朝拜观世音菩萨的活动,结束之后信众都会到山下半崖上观世音菩萨显灵相送的“三潮水”泉洞处饮“神水”,然后另再提一些回去只求治病强身。

  “三潮水”位于火炉镇石门村南面老寨崖山腰的一处石穴内,此石穴中有一眼每日定时定量潮流三次的石泉。自古以来,纯朴善良的乡民把一日三潮的潮涌现象,看作是“天上神仙赐水”,认为那是大自然的馈赠,给凡间众生送来消灾祛病的“神水”。

  “三潮水”所在的石穴明亮宽敞,上凸下凹,向里呈倾斜状。洞口外部高约7米,宽6米,洞顶上灌木葳苏,篷蓬的藤蔓如网倒悬,宛若一挂翠绿的巨形垂帘。洞底是一块约10平方米的缓坡草坪,草坪终年绿草如茵,野花飘香。整个石穴给人一种“佛地仙居”的印象,令人们顿生神秘莫测之感。

  自古以来,此泉的潮涌守时守信,十分灵验准确。每日定时潮流3次,笫一次在上午8时至9时,笫二次在中午12时至下午1时,第三次于下午6时至7时。少许的冬春或夏秋季节,潮流时间稍有一些不同,但提前或延后的间隔均不超过1小时。

  每次泉水来潮时,泉口先有一股气流缓缓的喷出,紧接着发出“呼呼”急促的声响。气流声时缓时急,逐渐由弱到强,一般持续在10至20秒后,声响会嘎然而止,倾刻间一股泉水带着雾气“哗哗”地喷涌而出,好似一条灵气十足、晶莹剔透的“银龙”从洞内奔腾而来。然后顺着泉口下方一条蜿蜒小石沟曲折地淌过草坪,直奔高达100余米崖下的深壑。20分钟后,当泉水飞泻到山下叫作“老盘沟”的河道时,泉口涌冒的水流,便渐渐地减弱。与此同时洞内又传出一阵阵似紧锣密鼓的“叮咚”声响,不一会,泉口潮水倏然中断,原流经的水道里滴水不存,随即干涸如旧,显得十分的神奇。

  每年农历二月十九、六月十九、九月十九“观音殿”举办香会时,都有彭水、丰都以及附近火炉、核桃、万丰、白果的许多百姓(特别是六月十九),来此喝“神水”、提回“神水”的信众多达数千人。

  寺院坪“掷石求子”

  和顺镇的寺院坪,幅员3平方公里,由三个相连的高山缓丘组成,自古以来,它以神天作华盖,佛地作圣基。据50年代“寺院坪” 上出土的碑刻记载,佛庙始建于唐朝初年。

  传说一千多年前,观世音以八仙之名托梦给中原一个万贯商贾,让其到弹子山顶兴建一座神庙,取名“太阳寺”,寺内要安放观世音菩萨像。寺庙建成后,因菩萨十分显灵,朝拜的香客便逐年增多。后来,临近道府州县的一些达官显贵、巨商富贾又捐钱扩建了“太阳寺”庙宇,让寺院坪的香火更加兴旺,盛名也随此远播。再后来,香客们又捐款在乌江大溪河口修了一座观音殿,塑了一尊观世音石像,还在沿山18华里的“通天路”上修建了四十八座寺庙,直通山顶“寺院坪”。五代十国末期,“寺院坪”佛事达到鼎盛,至北宋时,此地已成为川黔湘鄂一带百姓求神拜佛的圣地。

  当地老人说,历史上川渝湘黔一带十年九灾,不少地方干旱或洪涝十分严重,要么数月干旱,赤地千里,庄稼颗粒无收,要么长时间连降暴雨,山洪肆虐,损毁房屋,淹没良田,给人们带来饥荒。凡知“寺院坪”神佛灵验者,都会不远千里到此求神拜佛,一些干旱之地很快下起雨来,迅速解除旱象。遭受洪涝的地方马上云散雨收,洪水收敛,不再危害百姓。

  时至今日,每年仍有许多信男善女在“寺院坪”朝拜了观世音菩萨之后,还要来到半山腰一处叫“打儿石”的地方“掷石求子”。那“打儿石”是一尊高达丈余、顶端有破口漏洞的巨石。据说信众在拜了观世音菩萨后,都会站在离“打儿石”三丈三尺远处掷石相投,若能击中破口让石子掉进其漏洞里,便可顺利求子。当地老人们回忆,解放前“寺院坪”上每天有几百人来“掷石求子”。至于击中者是否真的个个如愿以偿,早已无从查证。

  凤凰寨下忆“仙翁”

  庙垭“凤凰寨”也是人们求神拜佛祈福的圣地。一年四季,“凤凰寨”大多数时日被岚雾笼罩。特别是春末秋初,雾气更浓,常把寨上的“福胜寺”遮隐得严严实实,只有在多日晴朗的日子,才露出它巍凛秀丽的面容。

  “凤凰寨”的神奇从何而来,有一段古老的传说给出了答案:远古的时候,传说庙垭山上从东海蓬莱岛飞来一只凤凰鸟,给人们带来了吉祥和富庶。为了感谢神鸟的恩德,百姓们每逢节日,都要到凤凰住的岗峦上烧香烛、祭礼品,作顶礼膜拜。与此相反,庙垭山上的山神庙却冷清了许多,山神对此十分嫉妒。

  为了赶走凤凰,恢复山神庙昔日的旺盛香火,山神就跑到凤凰那里,先用甜言蜜语把凤凰夸赞一番,之后,就提出在东海上有一个荒凉贫瘠的小岛,人们生活苦不聊生,那里山神捎信来,请求凤凰前去给百姓带来吉祥和幸福。一次又一次,凤凰经不住山神的诱骗,终于答应飞往东海为民造福。这件事很快被天界仙人张果老知道了,他非常生气,一为凤凰轻易受骗上了当,二为山神狡诈可恶,决定赶往庙垭山上劝导凤凰,惩处山神。

  那一天,张果老驾着祥云,刚飞临弹子山上空,就远远看见凤凰在山神的鼓动下,准备离开此地。为了阻止凤凰的行动,他来不及赶到庙垭山上,赶忙按落云头,在弹子上口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就向山神掷去。不料,却打伤了展翅欲飞的凤凰。山神见势不妙,慌忙逃之夭夭。凤凰受伤后立即醒悟过来,责怪自己轻信山神差点铸成大错。于是面对张果老仙人,对天发誓,永不离开此地,千秋为民造福。故此,庙垭山北麓的凤凰寨便拔地而起。

  为了牢记凤凰恩德,自清乾隆年间以来,庙垭山上的乡绅民众募化钱财在“凤凰寨”上大兴土木,建造了“福胜寺”寺庙,又安放了观世音菩萨等神佛,从此这里便成为附近信男善女求神拜佛之地。

  每年,到“凤凰寨”赶香会的人们,在举办完向观世音菩萨朝拜仪式后,还会饶有性趣地下山来到附近一处叫“三圣堂”的地方,去拜谒庙堂前水田中矗立的一方巨石。据说那就是昔日张果老打凤凰落下的石头。说来也真神奇,这方巨石为坚硬的石灰石(只有弹子山上才有),它与庙垭山上遍布的砂石截然不同,难怪人们都相信古老传说有其真实性。并对仙人张果老为民挽留凤凰,造福一方百姓而肃然起敬。

  大石箐里“对山歌”

  凤来“大石箐”是一处规模巨大的自然石林,罕见的巨石有大有小、有高有低、形状各异奇特无比。在石林中部地带,有数十块巨石气势恢宏,巍然矗立,形若一座座奇山异峰。这里林木繁茂,古树参天,松林如海,修竹丛丛,终年有山泉流淌,繁花溢香。峡谷中以石兴建的寺庙建筑,小巧玲珑,布局严谨,节次鳞比。环境清幽可与青城山比美,庙堂布阵与丰都鬼城无异。

  “大石箐”内兴建的佛教寺庙“石林寺”,由“石王殿”“夫子殿”“送子殿”“龙王殿”“观音堂”“祖师殿”“真武殿”“眼光殿”(又名“子午殿”)等10多座庙宇组成,供有佛像200余尊。另有崖壁碑刻50余处、石寨门5道、“奈何桥”一座、石刻楹联100余对、殿庙全部附崖依壁,有7个殿几乎全是利用崖穴修成,其墙、壁、梯、阶、檐、柱、香库和化钱炉均为石料。只有房顶上的檩、阁用木料。殿庙的建筑也十分独创,构思精巧,大气豪爽,古朴别致,形神兼备,巍峨雄浑。

  “石林寺”自清乾隆年间建成后至解放初的几百年间,每年的二月十九、六月十九、九月十九,是附近南川、涪陵等下里八乡的百姓来此向观世音等菩萨进香拜佛的日子。成群结队的善男信女扶老携幼,摩肩接踵,带着香烛纸钱等供品赶来求神祈祷。祭拜结束后,香客中的许多人特别是性格活跃的青年男女还要乘兴在寺庙内举行赛歌会,他们以自由结伴、南北为营等方式对歌比赛,歌声粗犷豪放,震撼山谷;婉转悠扬,与松涛和鸣;情意绵绵,如清泉潺潺。一队接一队,一伙邀一伙,直唱到山月凌空、繁星闪烁,才渐渐停息下来。

  近年,凤来乡在传承千年民俗的同时,还在广大信众中大力倡导开展文明祭祀,在“大石箐”内精心组织举办了“幸福凤来,唱响吉祥”弘扬时代精神的几届群众性赛歌会。

  “观音洞”前求平安

  “观音洞”位于羊角场南侧重岩半腰的绝壁之下,距离山下319国道400多米。据《涪州志》记载:“……入洞历石级下行,宽广约数十亩,极幽 似画,入必以火。相传洞有六、七层,今可通者唯两层,相间入窄如门,四周皆钟乳盘结,成为佛像、花鸟、器物、胥逼肖。咸同间,居民籍以避乱者数千人。”

  有关“观音洞”的来历民间流传一个动人的故事:明朝年间,长安城内有一个家财万贯的商贾,姓严名复谦。此人为人宽厚,好乐善施,人们都尊称为“严公”。严公只有一独生儿子,全家视若掌上明珠。一天,小儿子不幸染疾,治而无效,气绝约身亡。严公见爱子暴卒,好不伤心,顿时器得死去活来。正在一家人万分悲痛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的叫化婆突然来到严公家里,严公见后,强忍着心酸,忙吩咐家人端来熟饭好菜给她。待老太婆一阵狼吞虎咽吃饱喝足后,严公又拿出一绽银子送给她,老太婆不要,她对严公说:“你的情我领了,为了报答你的大恩大德,我要救活你的儿子,让你们一家子重新团聚。”说完叫人舀来一碗净水,她从怀中抽出一根杨柳枝,在水中点了三下,对着严公儿子面庞洒去。此时,随着水珠飞溅,闪出一道金光。刹那间,孩子的脸庞就渐渐红润起来,闭紧的双眼睁开了。严公一看儿子活了过来,对着老太婆,倒头就拜,感谢救命之恩。老太婆临走的时候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不要你金银财宝,只拿一件你儿子穿过的衣服作个纪念就行。”严公知道,自己遇到了神仙,慌忙找来儿子穿过的一件红衣服相送。老太婆要走了,严公问道:“请问仙姑住在何方?改日一定登门道谢。”老太婆回答,你如果入蜀到涪州,在乌江岸边看见崖壁上挂有这件衣服,那里就是我的住处。说完,化着一股清烟升腾去了半空。

  第二年春天,严公带着儿子到四川寻找仙姑的下落。走到羊角碛时,果真看到金刚山绝壁上挂着一件红衣服。挂衣处附近有一个山洞,一座观世音佛像端坐里面。严公认定这就是观世音菩萨住所。于是捐出五百两银子,请来能工巧匠在洞口修建了“观音庙”、“太佛殿”、“皇经楼”,并将此洞取名为“观音洞”。

  几百年来,“观音洞”香火十分兴旺,是西南几省、特别是乌江流域船家老板、水手舵工、纤夫力脚和广大的民间香客朝拜的圣地,祈求观世音菩萨保佑自已无灾无病、经商发财、行船走水平平安安。

  启教寺中“验诚信”

  自古以来,白云乡的“启教寺”规模与凤来的“大石箐”、庙垭的“凤凰寨”、和顺的“寺院坪”、火炉的“百川寺”等名山大川的佛教胜地齐名。

  “启教寺”内建有殿堂,普陀佛、观音菩萨、山王菩萨、狮子神皆列其中。上、下、东、西殿堂内设有念经堂,外建有焚香台、化钱炉,庙中也设有香客居室。

  有关“启教寺”的来由,民间流传着一个美丽感人的故事:说是在八百年前的宋朝中期,南川有个姓启的大绅粮,年近花甲才得有一子,后来爱子突发疾病,被一个年老的叫化婆相救,当他要重谢恩人时,叫化婆只要启老爷日后为其修建一座茅舍,然后拿着随身的斗笠作别离去。启老爷为了讲诚信,四处寻找那位救子的叫化婆,终于在白云山上找到那顶斗笠,上面写着“观音”二字。此时他恍然大悟,他的恩人其实就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为了感谢观世音,于是启老爷倾其家产,花了重金在此修建了供有观世音菩萨的“启教寺”。

  据说,凡是到“启教寺”来朝拜观世音菩萨的香客,不少人都要面对神佛自省。信守诚信的信男善女生病的病愈,被妖魔缠身的解除鬼魂,贫穷的有了生财之道,多年不孕的妇女喜得贵子,勤读诗书的学子考了秀才举人,施政为民的得到擢升。

[打印]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