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埂的温柔
您的位置:武隆网 > 文化 > 正文   |  2017-06-16

  申音

  都道是:最美人间四月天。

  这日春阳正暖,春花正烂漫,春水正怡然。学校难得地放了假,于是归了许久未曾回的家。

  父亲总说我整日宅在家里,不见阳光,不闻世事,像上个世纪总不出闺阁的古旧女子。于是我应了父亲的话,随奶奶去了田间帮忙干些农活。

  自家的地在离房子尚有些距离的山上,我踏着田间小径往山上走,小径两旁会不时探出两根花枝,憨态可掬的模样惹人怜爱。等到了那儿,站在高高的田埂上,明净的天空下能望见对面很远很远的青翠的山峦。

  有风拂过,带着青草的香气。那芬芳在鼻尖浮动,让人不自禁想起温柔的情诗:“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家里是传统的旱作谷物农业,四月,是玉米生长的时节。四月初,奶奶会将精心挑选出的玉米种子播在掺了肥料的泥丸里,待它们发了芽、长得茁壮些后,再移栽到土里。我的工作,便是移栽这道工序。土地的表层是灼热的,而更深一点却温暖又湿润,手贴着它,能感受到自然的脉搏。

  玉米幼苗是嫩绿色的,叶子薄薄的能看清脉络与纤维,像能透过阳光。有微风路过,它们就轻轻柔柔地摇动,闪着光。我的心中有一块地方塌陷下去,静谧又温柔。

  在我移动幼苗的过程中,不小心撕坏了一片叶子。我懊恼之间又听见那声音涩涩的刺刺的,像撕裂的脆薄的生纱,全然不似它娇弱的模样。才惊觉,他们是坚韧的,不同于其表面。若无这柔韧的性子,它们将如何面对成长中袭来的寒潮、风雷与霹雳?我心中有微妙的触动,动作更加小心翼翼。

  “对的,动作轻一点。”耳畔响起奶奶的轻喃。我回眸,看见她正低着头细致地将幼苗码在一起。她的额头有汗珠,眉眼间却溢出温柔。

  是因为它们和你一样,是温柔又安静的生灵吧。我悄悄想。

  后来归家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眼前的整片山坡都种上了玉米。大片大片的金黄色上缀着嫩绿,那嫩绿又开始在风中摇曳,是美好。

  奶奶为了这美好,付了青春,生了皱纹。她眼角细细的纹路,漫着温柔的往昔,那往昔,处处是醉人的旧光阴。

  (作者系武隆中学高2019级学生)

[打印]

[责任编辑: ]